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商品站 大宗榜 生意宝
本社首页 > 商品峰会 > 正文

樊纲:我国经济发展与调控政策走向展望

2011年03月11日 生意社-钢铁分社

  ——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

  今天两千多人参加这个大会,在国内确实比较少见,可见钢铁行业的红火!我下面从宏观经济角度分析,明年经济的大致走势。

  一、关于经济增长

  这是大家关心的,也是与钢铁行业联系最紧密的。

  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按照现在公布的数据预测大概会在10.6%或着10.7%的水平。11月份出口同比增长34.9%,由于去年年底出口已经反弹到较高的水平,今年11月份的数据表明出口增长强劲。以目前情况来看,中国经济有偏热趋向,所以货币政策的调整不仅仅是应对通胀,还要针对经济增长略有偏热的情况。中国经济需要稳定、持续、长期增长,不需要过热。大家知道,一切危机都是过热造成的,大危机是大过热造成的,小危机、小波动是小过热造成的,所谓预防过热目的是预防后面的危机,也可以说防过热是为了防后面的产能过剩。

  经济过热的时候,需要宏观调控,如果不调控,任“过热”继续发展,那就得靠出现危机自行调整。所以,在经济没有太热的时候就调控,经济波动会缓和一点,不出现大危机。2007年、2008年,大危机到来的时候,因为我们早早地就开始调整,采取的措施最有力,所以我们恢复得最快,我们当然坚持搞宏观调控。如果走市场周期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一个产业,适当不断地进行一些调控,能使它稳健发展。就钢铁行业来说,我们对此会深有感触。以前,政府一再调控不是也搞出7亿吨产能吗?但要反过来想想,2008年以前如果没有产业调控政策,10亿吨产能都有可能出现,那将出现什么样的情景?那是不敢想像的事情。我们现实的情况是,基本没有什么企业倒闭、破产,从危机中挺过来了。

  所以,经过仔细分析中国经济,包括分析通货膨胀、房产泡沫等,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经济不需要过快增长,不需要两位数的增长,而是需要适当调控,争取实现8%-9%的平稳增长比较好。

  今年年初对房地产开始调控,这是防止房地产过热,带动整个经济过热。危机之前正常年景房地产投资是27%、28%的增长率,现在房地产投资是36%、37%的增长,而且二三线城市绝大多数地方受调控政策影响不太大,房地产投资将继续增长。政府准备了一批资金做基建项目,明年企业投资会恢复正常,恐怕钢铁行业投资不会太多,但其他行业(过剩生产能力利用得差不多的行业)就会恢复正常。进出口继续涨到比较高的水平,加上消费每年基本稳定在17%、18%的增长。都加在一起,明年中国经济8%、9%的增长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即使7%、8%的增长也是利大于弊。

  二、通货膨胀

  最近两个月的物价高得让人惊讶。原来预计物价9月份见顶,后面几个月逐步下降,没想到涨起来了。在CPI里,食品价格、住房价格上涨占了将近90%,其中食品占70%,住房因素占10%还多。

  先说住房因素,房产价格是没法包含在CPI里的,CPI是指产品(今年生产、今年卖出去的产品,特别是消费品),而房产是资产。但房产也是用货币衡量的,房地产价格提高了,资产价格也就提高了,我们的钱就贬值、缩水了。所以世界上的央行制定政策不仅仅看CPI,还看资产价格。CPI里的房产因素有两个,一个是房租,最近几个月大概房租价格是在涨;另一个是按揭贷款的利率,从现在的情况看,低息贷款少了而高息贷款多了,所以综合起来按揭贷款的利率上升了。

  食品价格比较复杂。进口因素占很大比重,一个是直接因素,包括食用油、大豆等。但进口因素也包括国际价格一涨,我们的市场价格会跟着涨。比如小麦、农作物等等,由于今年世界气候有很多灾害,特别是几个粮食主产区,俄罗斯大火、澳大利亚大旱,影响了粮食的供给,导致世界粮食价格有所上涨。加上我们自己的灾害,70%、80%的食品价格上涨,最终导致通货膨胀。

  另一个大的因素是现在流动性过多,就是钱比较多。

  归纳起来,我个人不认为中国会有恶性通货膨胀,甚至不会出现2006年、2008年的6%、8%的通货膨胀,我不相信会到那个水平。原因有几个,第一,中国经济现在即使有点偏热,但不是全面过热。经济增长率是有点偏高,但还不是越来越高的那种过热趋势,现在的趋势是稳定的。

  第二,中国今年又是一个大的丰收年,据刚公布的消息,粮食单产、总产都是历史最高水平,而且连续七年丰收。从这个角度讲,食品也不存在大的供求缺口。尽管有一些通货膨胀的压力,但并不是很大。

  第三,进口推动的通货膨胀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原材料价格。大家都知道,钢铁行业使用大量的国际原材料,国际市场石油、矿产、粮食等等都在恢复性增长,但比起危机之前的那些年,水平还相对有限。而且,要考虑制造业消化成本上涨的能力,当制造业生产链上每个环节都存在一定的过剩生产能力的时候,大家为了卖出东西,都在尽可能努力消化一部分成本。虽然制造业在CPI当中体现的并不多,但是进口因素、外部市场涨价的因素对我们价格的影响还是起一定作用的。

  第四,货币政策在进行调整。客观上说,从年初的信贷管制(很严格的信贷管制,一个星期查一次),标志着宏观政策已经在开始进行调整,然后连续六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每次0.5个百分点,回笼了一万八千亿新增货币,加了一次息,增发了一些央票,力度蛮大。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流动性过剩的问题。政策的提法最近也发生了变化,从过去适度宽松转为现在的稳健货币政策。

  稳健的政策,不一定是紧缩性的,只把多发的部分收回来,这叫对冲政策,不是紧缩政策。在目前,由外汇储备增长导致货币增发的情况下,采取提高准备金率的政策,在一定意义上不是紧缩性政策,而是对冲性政策。如果认为明年就是紧缩了,那你可能就是另一种判断。如果是货币中性,并不扩张也不紧缩,而是把多余的部分收回来,满足货币需要的状态,那经济增长就会正常。我个人解释,今年几次调整准备金等措施,首先是为了收回或者控制住多发的货币,其次是为了由外汇储备增长导致的货币增发所带来的后果。

  货币政策有两种,一种是调整利率的价格政策;一种是直接调数量的数量政策。现在我们用的是数量收回政策,美国人搞的是数量放松政策。美国和我们的问题是反着的,他们通货膨胀比较低,美国要刺激经济。刺激经济有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美国已用到头了,现在财政赤字占GDP的10%,政府债务占GDP比重100%,比欧洲都高(希腊、爱尔兰可能高于这个水平),所以美国没有办法用财政政策。那么货币政策中的价格工具呢,现在利率为零了,只剩下数量工具能动用了。而我们是相反的,美国增发货币,我们回收货币,完全不一样。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我们能持续地真正地达到稳健货币政策所要求的货币增长的指标,也会抑制通货膨胀,不会导致供求关系失衡。这大概就是明年的政策取向。

  三、关于房地产

  调控房地产的政策我认为还会继续。现在,房地产价格基本稳定,不再像前几个月疯涨了,政策是起作用了。因为政策是从4月份开始的,房地产价格出现调整还需时间。上次调整是2007年9月份,也是过了半年房价才开始松动。而且现在多数楼盘去年刚开盘,目前还处于在建阶段,并不太着急卖。总之房地产市场还在调整过程中,如果这个市场能保持基本稳定,整个经济会基本稳定增长,不会太低,也不会过热。

  汇率也是一个重要的经济变量,不应该固定下来长期不变。客观上说,人民币确实处在升值的阶段,不要忘了汇率是两个经济体的相互关系问题,也是两个国家的相对关系,包括不同国家相对的通货膨胀率的关系,不同国家币值变化的关系,国内的货币量关系,所以不是一个绝对值,不是绝对水平。美元不断贬值,作为本位货币的特点就是它的贬值要表现为你的升值,这是为什么他们压我们升值的原因。我个人比较赞成渐进、逐步升值的办法,而不是大幅波动。

  目前来看,我国的汇率政策基本是渐进、小步,但我个人建议外部通货膨胀因素比较大的时候,可以在某一段时间适当地增大一点升值幅度,这对遏制国内通货膨胀、遏制输入性通货膨胀的影响可能有好处。

  四、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

  第一,中国还有很长的发展道路要走,说明中国还有很长的增长空间,期间需要防止大过热,从而防止大的经济危机。再加上防止社会危机,不出这些大危机,中国快速发展的进程仍有二三十年,增长60%、70%都是完全有可能的。韩国、台湾还高增长了三四十年,中国这么多的人口,高增长60年,没有什么问题。要实现这个增长,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包括调结构、防危机。

  第二,城市化在下一阶段将成为增长的重要动力。现在我国城市化率为47%、48%,“十二五”规划已把城市化作为下一阶段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这个进程还有相当长的道路要走。

  我们有两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一个是我们的储蓄率比较高,按2009年末的数据看,中国储蓄率52%,消费只有48%(政府占14%,居民占34%),我们可以利用现在储蓄率比较高的机会,适当地保持比较高的投资水平,加速发展城市基础设施和国家的基础设施。这样使国内投资率保持比较高的水平,也能相应减少一些外贸顺差。

  另一个是内需潜力大。内需不光是消费需求,投资需求一样是内需。投资需求中有两类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投资,而说到底是属于消费,一类是房地产,房地产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叫做私人长期耐用消费品,还有一块是基础设施建设,属于长期耐用公共消费品,比如高铁、地铁、城市基础设施,高速公路、铁路一半是消费品一半是投资品。

  如果加快城市化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我们需要很多资金,就可以少买点美国国债来增加点国内投资。

  现在这个发展阶段,内需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传统产业需求的增长,就是盖房子修路,都需要钢材水泥。这是我为什么一直鼓吹要发展传统产业的道理。在发达国家是夕阳产业,在我们这里可能就是朝阳产业,经济结构调整要结合现实的情况。

  提醒一句,别把长期需求用来为短期的过剩辩护。以房地产为例,房地产商说中国人有多少人没有房子、多少人没有进城、我们还要建多少房子。事实上,城市化进程是30年、50年甚至80年的事情,你不能用80年的需求来说明你这三年要盖多少房子,你面对的是现在的收入结构、人口结构、城市化水平,这三年得把房子卖出去,卖不出去你就要倒闭,不能用80年、50年后论证你现在是对的。你今后的长远发展规划,是有时间性的,不能混淆长期、短期的差别。

  第三,关于社会问题。我在这里只讲环境问题,环境成本会越来越被政府和社会重视。9月份各地拉闸停电,意味着今后节能环保会越来越严格,这是因为我们发展到这个阶段了。而且涉及到资源的约束问题,我们再不提高能源资源的利用效率,今后我们的经济增长就会成问题。还有污染的压力,下一步要想发展,要想抓住今后中国高增长、城市化发展的大机遇,必须认真做好节能减排工作,在各种环境约束下提高能源资源的利用效率。环境是一种世界的公共品,这对大家都有影响。因此尽早做准备,既使是传统产业都有大的发展前途,但确实需要一些新的增长方式,技术进步、效率提高、节能减排都要提上议事日程,只有这样才能抓住今后长期的发展机遇。

最新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