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欧佩克+”减产协议前景分析

http://www.100ppi.com  2018年04月26日 16:35  中国电力新闻网
生意社04月26日讯

  “欧佩克+”减产协议前景如何

  ——在退出减产协议和不影响油价之间的权衡

  又想退出减产协议,又不想影响油价水平,该如何权衡二者的关系?2018年,欧佩克与非欧佩克国家共同签署的“欧佩克+”减产协议将面临怎样的命运?对于欧佩克国家来说,只要不再超额完成减产任务即可,而俄罗斯则需逐步提高钻探规模。

  不久前,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接受了彭博电视的采访,在采访中,诺瓦克指出,全球原油市场供需恢复平衡后,俄罗斯将考虑退出减产协议的问题。目前,协议签署国原油产量维持在比2016年10月产量低180万桶/日的水平上。在今年2月接受国际文传电讯社采访时,诺瓦克强调,如果退出减产协议,这个过程将持续2~5个月,同时这个退出过程应该是平稳的,原油市场的供给不至于突然超过需求。早些时候,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也表达过类似的期望,认为退出减产协议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透露,欧佩克和非欧佩克石油生产国计划于今年6月公布减产协议的退出计划。

  退出减产协议的理由

  美国原油产量迅速攀升可能将推动协议签署国解除减产协议。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2016年10月美国日均原油产量为879万桶,到了2017年10月,日均产量已升至995万桶。这期间接近120万桶的涨幅几乎抵消掉了欧佩克国家的减产成效。

  根据国际能源署数据,从2016年第四季度到2017年第四季度,欧佩克国家日均产量减少了110万桶──从3340万桶/日降至3230万桶/日,俄罗斯等十余个非欧佩克产油国也为减产贡献了力量。2017年10月,俄罗斯日均原油产量1099万桶,而2016年10月,俄日均产量为1123万桶。如此一来,全球日均原油产量实现了小幅下降,从2016年第四季度的9820万桶/日降至2017年第四季度的9810万桶/日(国际能源署数据)。

  签署减产协议时,对于原油出口国来说,经合组织国家商业库存量是一个关键的考虑指标。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的联合减产降低了这一指标。相比五年间的平均库存量,2016年10月的库存量曾高出3.02亿桶,而2017年12月的库存量仅高出1.09亿桶。这足以证明减产协议取得的成效。得益于此,这一时期布伦特原油的月平均价从49.7美元/桶涨至64.2美元/桶(世界银行统计数据)。2018年1月,油价三年来首次突破每桶70美元大关。

  减产协议执行效率有下降可能

  但是鉴于美国原油生产商的生产状况,如此高水平的油价未必能维持到今年年底。

  国际能源署预计,2018年美国日均原油产量将达到1040万桶。美国原油生产商的活跃钻机数量正在不断提高,根据Baker&Hughes数据,2018年3月中旬,美国活跃钻机数量为800台,而去年同期为631台,一年间增长了四分之一。

  国际能源署认为,2018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将从2017年的160万桶/日降至140万桶/日。原油需求增速放缓将对油价走势造成一定的下行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减产协议执行效率可能会有所下降,如此一来,对于协议的一些签署国来说,限制产量可能就不太适宜了。

  平缓地提高产量水平

  “欧佩克+”减产协议的很多签署国都有充分的理由退出协议。

  以俄罗斯为例,减产协议已经影响到俄罗斯企业的投资计划。2017年11月,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表示,由于减产协议,公司可能会推迟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鲁斯科耶油田的开发计划。按照原计划,鲁斯科耶油田开发将于2018年启动,2023年油田产量有望达到13万桶/日。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最大子公司Gazpromneft-Khantos搁置了若干赢利油井的开采,以便母公司可以不降低诺沃波特洛夫斯基油田(Novoportovskoyefield)、普里拉兹洛姆内油田(Prirazlomnoyefield)和沃斯托克诺梅索耶油田(Vostochno-Messoyakhskoyefield)的开发速度。这几大油田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最近几年非常关键的生产项目。

  至于沙特等国的原油生产商,减产协议意味着在全球市场的份额被挤占、与传统合作伙伴联系减弱等风险。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沙特对美国原油供应量的减少。2016年12月沙特在美国进口原油市场的占比为13%(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美国当时原油进口量为757万桶/日,其中从沙特的进口量为102万桶/日),而到了2017年,其占比为9%(美国当时原油进口量为778万桶/日,其中从沙特的进口量为69万桶/日)。同一时间段内,欧佩克国家在美国进口原油市场的整体占比从41%降至34%(从欧佩克国家的总进口量降为264万桶/日)。在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欧佩克的市场份额同样出现缩减。2017年,欧佩克在中国原油进口结构中的占比降至56%,2012年其占比曾高达67%(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

  计划性退出或可解决问题

  有计划地退出减产协议也许能解决上述问题,并且在技术上也是完全可行的。俄罗斯企业主要通过降低钻探规模来实现减产。俄燃料动力综合体中央调度局数据显示,巴什石油公司2017年钻井进尺减少17.6%,降至39.39万米,公司全年12个月的产量减少3.6%,降至2060万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钻井进尺减少4.3%,降至240万米,其子公司Gazpromneft-Khantos的产量也因此减少0.9%,降至1430万吨。为了恢复产量,Gazpromneft-Khantos需要重启此前搁置的油井(一旦减产协议终止,这个重启过程将在一天内完成),而欧佩克只要不再超额完成减产任务即可。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2018年1月,欧佩克中12个成员国的总产量降至2950万桶/日(协议规定为2993万桶/日),减产履约率为137%。

  欧佩克国家可以按照协议规定的减产量平缓地增加原油供给,这样也可以给投资商留出时间以适应新的市场形势,在此背景下,进一步减产将不会引发市场的强烈波动。

  中电传媒能源情报研究中心杨永明/译

  (文章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