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玉米收购增量大豆加工减压

http://www.100ppi.com  2018年04月24日 08:24  农民日报
生意社04月24日讯

  编者按:一个月前,吉林省出台一项针对玉米大豆加工企业的财政补贴政策。时值玉米收储制度改革后调结构、转方式的关键期,此次补贴政策的实施,在促进玉米大豆产业发展、缓解加工企业压力、解决农民“卖粮难”等问题上效果怎样?在针对省内大豆企业首次进行补贴的过程中,大豆加工产业又悄然发生了哪些变化?人们对政策还有哪些期待?成为多方关注的话题。请看记者从吉林发回的报道——

  2017年9月末到现在,吉林省玉米收储制度改革效果好于预期,为深入推进玉米和大豆购销市场化改革,引导多元主体积极入市收购,促进玉米、大豆就地加工转化,缓解农民“卖粮难”,2018年3月15日,吉林省粮食局与省财政厅、省发改委、省农发行等部门共同印发了《吉林省玉米、大豆加工企业财政补贴管理办法》,其中对省内10万吨以上年加工能力玉米深加工企业、2016年实际饲料产量5万吨以上的配合饲料企业以及年处理大豆能力5000吨以上的食品及副食酿造大豆加工企业,从2018年3月15日至2018年4月30日期间收购入库且2018年6月30日前加工完成的2017年省内新产玉米每吨给予100元补贴,大豆每吨给予300元补贴。

  为使补贴政策尽快出台,解决部分企业缺粮问题,吉林省粮食局于2018年2月28日下发文件,提前进行企业补贴资质审核,最终确定51户玉米和大豆加工企业纳入补贴范围,并在吉林省粮食局网站公示。

  玉米

  加工企业需求旺缓解农民“卖粮难”

  根据吉林省粮食局最新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7日,吉林全省纳入统计企业累计收购玉米388.6亿斤(中储粮收购13.7亿斤,中粮收购19.7亿斤,中航收购两亿斤,省储备粮收购4.2亿斤,深加工企业收购119.7亿斤,贸易及饲料企业收购229.3亿斤),再加上烘干塔、经纪人、合作社和贸易商等中间环节收购玉米数量,共收购玉米553亿斤。全省玉米深加工企业主流收购价格达到0.81~0.86元/斤,同比节前下调0.04~0.05元/斤,即每吨收购价格为1650~1710元。

  中国粮食协会玉米分会秘书长、省级分析师刘笑然表示:“今年针对玉米的补贴政策是在去库存、调结构的大背景下出台,通过补贴降低加工企业的采购成本保证开工率,特别是调动深加工、饲料等企业的收购积极性,对于缓解玉米滞销卖难、提高玉米收购价格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吉林省天成玉米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年加工玉米90万吨以上的淀粉企业。该企业从2017年9月23日开库收粮,含水量14%以内、二等以上是0.81元/斤,现在是0.865元/斤。总经理关世海介绍:加工补贴政策下发后,企业加大收购力度,积蓄库存,着实解决部分农户卖粮难问题,同时降低了企业生产成本,每市斤降低成本为0.05元。

  据了解,此次对玉米加工企业的补贴与往年相比有两点不同:一是对玉米深加工和饲料企业补贴的金额均较上年减半,二是补贴启动时间比去年分别延后4个半月和1个月,整体持续时间缩短。“同往年相比,我感到今年大幅度减少了企业的收购时间与享受补贴的时间,同时补贴标准也降低,”关世海说,“我们企业的收购旺季一般在11月到来年2月份,比此次的补贴时间提前不少。在补贴规定期间,我们全力调动各收储库点周边粮户积极卖粮,采购数量比原计划增加了不少,希望以后加工补贴政策能够下发在收购旺季之前,以便深加工企业合理安排收购计划,真正解决农户卖粮难问题。”

  据此,刘笑然表示:“今年玉米市场和去年情况不同,一方面,从去年采购旺季开始,玉米价格基本保持在0.75元/斤以上,今年价格在0.8元/斤左右,调查显示种粮农民较去年平均每吨增收330元;另一方面加工企业的开工率也保持在较高水平,因此此次补贴力度有所下降也是立足实际的做法。”

  大豆

  加工“减压”明显企业农民双赢

  今年是吉林省首次对省内食品及副食酿造大豆加工企业实施补贴。据介绍,近年来国产大豆供给严重短缺,高度依赖进口,此次补贴政策是对收购加工国产大豆企业的鼓励和支持,有利于在部分调减玉米种植面积地区引导农户种植结构调整,同时提振对国产大豆加工市场信心,促进大豆产业健康持续发展。

  吉林丰正大豆食品有限公司坐落于高蛋白大豆种植基地吉林省敦化市,企业主要生产经营大豆浓缩蛋白、酱油粕、脱脂(脱腥)豆粉、高低温豆粕、大豆油、高蛋白商品豆,年加工大豆在7万吨左右。谈到今年的补贴政策,公司总经理周龙伟表示,今年出台的大豆加工补贴政策体现了吉林省近几年对大豆加工行业的支持,特别是对大豆食品加工企业起到了很明显的“减压”作用:“从2014年开始,我们丰正大豆公司受转基因大豆的影响,公司每年投入到转基因检测费用就达30万元,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同时,我公司生产的食品级豆粕和蛋白受饲料级豆粕的市场影响,销售价格一直持平,但相应的采购标准比市场价格高60元/吨,每市斤高于市场3分钱。因此我们食品级的大豆深加工企业利润率一直很低,无法与豆油笨榨厂和豆粕饲料厂相比较,而本次加工补贴政策的出台,帮助我们有效解决了成本太高的问题。”周龙伟说。

  对于产业链上游的种植环节,周龙伟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去年常有敦化本地农民反映卖粮难的问题。补贴政策出台后,我们企业放开了收储量,基本上有多少收多少,老百姓种豆的积极性提高了。这个政策是利企业、利农民的好政策,希望有关部门针对大豆深加工行业多出台相关政策,既帮助了企业也帮助了农民。”

  对于未来的期待,周龙伟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公司主要产品为浓缩蛋白,受规模限制,年产浓缩蛋白为1万吨,而实际年加工大豆10万吨,产出的豆粕不能全部加工成浓缩蛋白。本次政策只对浓缩蛋白产出的加工大豆进行补贴,是否可以放开限制,大豆深加工企业补贴按照实际大豆加工量计算,而不是根据浓缩蛋白的产量计算。”

  (文章来源:农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