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纸价掉头向下 市场“三月强撸”宣告失效

http://www.100ppi.com  2018年03月30日 08:42  包装地带
生意社03月30日讯

包装纸行业在经历了二月份的原纸强涨和三月份的废纸强撸之后,无奈热脸贴上冷屁股,不管上游炒家如何春风桃李,市场始终笑而不语。

当长时间的用心挑逗被无情冷落之后,纸业市场终于偃旗息鼓,从昨天开始,多个省份纷纷传出了瓦楞纸降价求售的消息。不过降幅并不大,在50元/吨左右,试探意味明显。

瓦楞纸涨价落空原因分析

供需失衡

过去一年,无论是造纸厂、纸贸商,还是纸板厂,完全被突如其来的繁荣冲昏了头脑,忘了造纸业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垄断行业,其价值规律最终必须是依照供需来决定的。2010-2015年的纸价低迷,大致上就是基于这一规律。

目前原纸市场究竟是不是供过于求,严格来说还没有完全透明准确的数据来支撑,很多统计数据明显与实际感受不符。不过,我们还可从另一个侧面来推导出真实的情况。比如,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纸制品业的GDP增速通常比国家的增速高出1个百分点,2017年我国GDP增速为6.9%,那么纸制品业的增速应该在8%左右,这显然与包装纸的平均上涨40%严重不匹配,惟一可以解释的原因,就是需求量大幅萎缩。

最有说服力的当数东莞,这个地方地处珠三角腹地、出口异常繁荣,更重要的是坐拥玖龙、理文、建晖等纸业巨头。不过,其1-11月造纸及纸制品业增加值也不过是22.7%,需求量并没有增长。

因此,包装纸供过于求渐渐在行业形成共识,才是导致市场清心寡欲的重要原因。

订单一蟹不如一蟹

过去一年,铁公基持续火热和2017年三四线楼市去杠杆,让消费大大失血,特别是最近国家开始在基建、企业与居民消费方面去杠杆,导致国内订单形势相当严峻。而眼下的中美贸易争端,直接引燃了大宗商品暴跌的导火索。

很多包装印刷企业老板对市场心生恐惧,客户表现得越来越强硬,且没有耐心。因为终端客户也在打价格战,包装想涨价几乎不可能。当前形势下,对包装印刷企业来说,宁愿不接单也不会买高价纸,谁也不愿做亏本生意。

瓦楞纸比较不受控制

如果我们回溯从过去包装纸降价的轨迹,发现降价总是从瓦楞纸开始,而且降幅也是最大的。原因很简单,瓦楞纸因为生产门槛较低,产能分散,一些厂家撑不住库存压力,会率先降价。

另外,现在大纸厂与中小纸厂之间各有算盘,当3月10号玖龙突然升高国废160元的时候,中小纸厂立马集体降价,证明双方处于紧张的对垒状态。小纸厂希望大厂涨价时趁机出货,大纸厂害怕小纸厂把二级厂补库存填上,导致自身更加被动。一来二去,降价的声音就出现了。

外废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其实,对于数以千记的中小型造纸企业来说,外废与国废的巨额剪刀差,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截至2018年3月底,686万吨的外废额度并不低。其中玖龙已经获得了296.98万吨,理文获得92.86万吨、广州造纸获得75万吨、山鹰获得49.23万吨(山鹰甚值得下游行业研习)。但一个非常奇葩的现象是,外废质量远优于国废,但价格却便宜1000元/吨。换句话说,同样一吨高瓦,用外废生产只需要卖3000元就能确保赢利,但用国废生产的赢利线却高达3800元左右。

因此,很多纸板厂和纸箱人士认为,拥有外废批文的大纸厂,很可能通过大降价让小鱼变虾的方式,来完成行业洗牌,最终达成解决供大于求的目标。

产能过剩加剧竞争

过去一年半时间,受到原纸暴利的诱惑,不仅很多停产多时的中小纸厂死灰复燃,而且纸业巨头也在大肆扩充产能。如果说2016年之前是去产能,现在又是一窝蜂的上线增加产能,导致产能再次过剩。所谓物极必反,加上逢八必有一劫的说法,市场普遍看跌。

过去一年,很多包装印刷老板忍受不了上游纸厂的肆意挑逗,甚至有一种炒作上瘾的感觉,虽然或多或少地赚了那么一点点,但却把客户得罪了。

2018年的头三个月,很多厂开一半的线,老板没事喝喝茶,外面常走走,同行间坐坐,微信上假装事业隆盛,甚至找找艳遇。大家突然发现,原来无所事事也是可以的。

经历了一翻纸价涨跌的风吹雨打之后,大家开始对过去盲目看好市场前景、蒙眼狂奔的行为进行反思,开始提升风控意识。也许,这或许是原纸涨价未能得逞的根本原因吧。

  (文章来源:包装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