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2018全球油气勘探向“深度”进军

http://www.100ppi.com  2018年01月09日 08:31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罗佐县)
生意社01月09日讯

  油价与油气勘探行为高度相关,两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2000年以来油价波动对全球油气勘探的影响大体上表现在勘探投资的波动以及最终的大幅下降,勘探深井数量下降影响到勘探成功率,以及勘探投资下降对供应能力的影响。展望2018年,全球油气勘探或将发生以下变化:一是目前已经出现的石油价格微调将对油气勘探投资产生推力。二是具体到技术层面,深层油气勘探力度加大,石油公司的风险勘探意识会有所增强。三是政策激励与技术创新依旧是行业发展的主旋律。

  进入本世纪以来,国际油价按其走势特点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0年至2008年中期,国际油价走势的基本特点是平稳上扬。其中,2000年时WTI年均油价为30.3美元/桶,到2008年,国际油价涨至100美元/桶,中间没有出现下跌。第二阶段是2008年中期至2011年,这一时期国际油价走势呈“V”字形,2008年8月油价大幅下跌,之后重新开始缓慢爬坡。油价之所以大幅波动是因为该年度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对油市造成大面积冲击。危机爆发之初,各国对此次危机对经济负面影响认识不足,当时一个有代表性的观点是世界经济将在较短时期内恢复。这表现在石油领域,油价在2009年触底之后即开始反弹,到2011年重新破百。第三阶段是2011年年中至2014年年中,这一时期油价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其中布伦特油价逐渐取代WTI油价成为全球油价的标杆,年均价格在100美元/桶以上,WTI油价则接近100美元/桶。鉴于这一时期全球经济依然处于低迷阶段的事实,这一时期的高油价可以说有一定的水分和泡沫。到第四阶段,也就是2014年年中至今,油价泡沫破灭,油价再次出现断崖式下跌,至今保持在相对低位运行水平。油价与油气勘探行为高度相关,两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2000年以来油价波动对全球油气勘探的影响大体上表现在以下方面。

  首先是勘探投资的波动以及最终的大幅下降。全球油气勘探投资2010年以来伴随着油价的波动表现出倒“V”字形走势。WM的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至2008年,全球油气勘探投资保持持续增长,这一趋势与油价走势基本一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油气勘探投资曾出现短时期下降,但下降幅度并不大。2008年全球油气勘探投资总额大约在700亿美元,到2010年降至640亿美元。之后随着油价上扬,油气勘探投资重新出现增长,2014年增长至950亿美元。2014年油价下跌之后,油气勘探投资再一次大幅下降,2016年投资总额不到400亿美元。从投资结构看,2014年之前,石油企业对勘探舍得花重金投入,风险勘探是石油“宠儿”。2014年之后,情况出现大的变化,勘探投资被大幅压缩,勘探投资占上游油气投资比重大幅下降。在油价高位运行时期,石油公司的勘探投资甚至能够占到上游总投资的20%,但是在价格低位运行时期,这一比例降到10%以下已经较为常见。对比全球勘探投资与油价走势数据可以发现,勘探投资增长轨迹与油价走势表现出高度一致。

  其次是勘探深井数量下降影响到勘探成功率。油气勘探经过上百年的发展,目前已经步入向新区新层系进军的阶段。要想获得发现,勘探必须有深度,这已是业界共识。现实的情况是控制投资扼杀了深度。2014年之前国际油价处于爬坡阶段,持续增长的油价使得深水勘探井的数量保持一定程度的增长。但2014年油价下跌之后深水勘探钻井计划因为投资成本高的缘故被大量搁浅或取消,超过6000米深度的超深井数量降幅尤其大。2008年和2013年两个油价高点年,全球超过6000米的新增勘探井分别达到80口和60口,但是到了2016年,数量降至10口左右,反差特别明显。统计数据显示,油气勘探成功率与深井数量高度相关。特别是超深井,此类探井数量越多,获得油气发现的概率就越高。勘探深井和超深井(这里指深度大于6000米)数量下降的直接后果是油气勘探成功率的下降。WM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3年全球油气勘探成功率在35%至45%之间,但到了2014年之后则降至30%至35%。石油公司在低油价时期普遍采取了压缩勘探投资总量,选择条件相对较好、施工相对容易以及施工周期短的地区进行勘探,很多高难度项目被放弃。这虽然节约了成本,但容易造成储量青黄不接。因此,如何在低油价下向深层进军是石油行业今后不得不面对的重大挑战。

  最后,需要正视勘探投资下降对供应能力的影响。对深层油气勘探投资的持续下降将造成世界范围内主要油气国家以及石油公司储量基础被不同程度削弱,石油供应能力可能因此下降从而改变目前的石油供需格局,继而对油价走势产生影响。2017年出现的油价上涨应该与此有关联。当然也需要清醒地看到,抑制油价上行的因素依旧存在,影响石油供需格局以及石油市场的变迁因素还有不少。前不久美国出台的减税方案将有可能再一次刺激美国国内石油业,增强石油供应宽松预期,目前美国页岩油产量已经达500万桶/天。若其他国家在财政政策方面再予以跟进,将利好油气勘探开发,世界油气供应能力或将还有提升空间。再则,世界发展非化石能源的力度持续在加大,一些主要石油消费国和地区已经在非化石能源发展方面取得较大突破,对石油形成事实上的替代。综合考虑目前石油供需的各类影响因素,近中期油价大幅上涨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小。石油行业虽然还有需求在支撑,但需求的刚性已经出现下降,石油的垄断地位正在受到能源多元化的挑战,行业能否再续辉煌主要取决于自身的改革。

  总的看来,展望2018年全球油气勘探或将发生以下变化。一是目前已经出现的石油价格微调将对油气勘探投资产生推力。油气勘探被低迷油价制约已有数年,油价些许的提升或将产生惊人的力量。再则经过几年的紧缩投资,石油公司的储量基础均被不同程度削弱,也需要松绑勘探投资以保证储采比、储量替代率得到改善,风险勘探投入可能会呈现一定程度的增长态势。二是具体到技术层面,深层油气勘探力度加大,石油公司的风险勘探意识会有所增强。从行业发展的角度看,深层油气勘探是未来石油公司获得大发现的方向,也是石油公司勘探奋斗的目标。但是考虑到油价上浮的空间有限,在兼顾追求发现和控制风险双重目标的管理之下,石油公司深层油气勘探战略会发生重大调整,特别是在深水勘探方面,跨界合作与联合勘探运营模式会不断得以巩固和加强。久而久之,这种模式可能会被行业普遍认同。三是政策激励与技术创新依旧是行业发展的主旋律。主要资源国通过政策方面的松动以吸引更多的外资和私人资本进入国家油气勘探领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石油公司在低油价的困扰下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搞创新。作为石油行业的技术供应主体之一,油服公司的资产重组和战略调整近年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也是行业在积极救赎的重要表现。从产业运行的角度看,只要油服行业的大力度重组一直在持续,石油上游勘探开发运营模式也就没有形成再平衡。近中期全球石油勘探还将依靠政策松绑与技术创新。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新闻中心,作者:罗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