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新油气时代”即将来临

http://www.100ppi.com  2017年08月01日 09:09  中国经济时报
生意社08月01日讯

  油气行业或再次崛起油气行业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新油气时代”已逐步来临。

  “新油气时代”将呈现出三个新的特点:低油价新常态、技术应用跨界、资本意识觉醒。这一轮油气行业的升级转型,面临着以往从未有过的机遇。热点聚焦本报记者郭锦辉“油气公司在高油价时期(2010-2014年)借来的长期债务从2016年开始逐渐到期,2017-2018年将有历史性的近7000亿美金的债务到期,油气公司的还款压力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优质资产剥离换取现金成为首选,许多面临还本付息压力的油气公司正在加大资产重组力度,当前正是油气资产并购的良机。而对于希望涉足油气投资但无太多行业经验者,如何突破这种跨界阻碍,把握住并购良机却是个难题。”

  信达证券油气行业首席专家许隽逸近日在石油Link举办的能源行业项目与资本对接大会暨创新技术产品交流会上表示。低油价迫使石油产业进行结构调整,面临着一次全面的升级转型。而这一转型蜕变过程带来的阵痛,让众多从业者误以为“石油末日”即将来临。在这场油价浩劫中,其实早已有前瞻者暗自布局,等待着“新油气时代”的来临,并伺机爆发。

  “新油气时代”来临国际能源论坛(IEF)秘书长孙贤胜表示,油价处于低位比所预期的时间要长,这很可能是一种趋势,油价回归100美元/桶,这也是不太可能的。这意味着,低油价是“新油气时代”的第一大特征。自2014年年中起,国际油价开始急速下跌,使得石油企业高成本运营的方式难以为继。在此环境之下,石油企业不得不寻求新的发展方式,寻找降低运营成本提高生产效率的方法,以实现可持续发展。

  石油Link CEO兼创始人马一峰表示,“油气行业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新油气时代’已逐步来临。‘新油气时代’将呈现出三个新的特点:低油价新常态、技术应用跨界、资本意识觉醒。这一轮油气行业的升级转型,面临着以往从未有过的机遇。”马一峰指出,“信息交互正在加速,我们越来越不能容忍因为信息交互变慢导致的商业损失,‘新油气时代’会有越来越多对加速信息交互的产品的需求。互联网技术、智能技术等现代科技以及金融资本市场的发展,让油气产业的升级转型有了更多的助力。如何同新技术跨界融合、同全新的商业模式结合,这也是传统油气行业需要探索的。”

  “新油气时代”不仅仅体现在能源价格的低水平上,更体现在油气产业低成本和高效生产之上,而这将以传统油气行业与跨领域现代科技、与全新商业模式的结合为基础。在“新油气时代”,将要崛起的不是油价,而是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

  能源行业技术升级谈到能源产业的升级、跨领域技术融合,未来究竟将会以怎样的形势展现呢?放眼全球,目前油气行业最大、最典型的跨界融合,莫过于前世界第三大油服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和制造业巨头通用电气(GE)的联姻。

  2017年7月3日,通用电气公司旗下的GE石油天然气集团完成了对贝克休斯的并购,全新公司BHGE正式诞生。在“新油气时代”,这一对全新的超级组合将如何改变油气行业未来,已成为全球油气行业的焦点。

  BHGE中国区总裁钱翔首次向公众讲述BHGE升级传统石油行业的具体战略。在石油技术和数字化技术的全新融合下,钱翔预计,到2020年BHGE的年营业额可达到320亿美元,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大油田服务公司。钱翔表示,当前石油行业面临着诸多挑战:油价下跌后石油企业勘探开发资本支出减少、资产回报率降低,每年由于非计划停机造成生产力下降的现象依旧存在,未来5—10年油气行业40%—60%的人才面临退休,生产过程中95%的采集数据被闲置。新型科技可以全面提升传统能源行业作业效率。跨界科技不仅仅体现在非油气领域科技应用于油气领域,也体现在油气领域的经典技术应用于更广阔的其他领域。例如,BHGE北亚区运营经理李辉介绍了人工举升系统这一传统石油技术,在当下热门的地热、可燃冰等新兴领域的应用。

  产融联合是新型商业模式在“新油气时代”,技术升级带来的力量是巨大的。但资本在“新油气时代”即将发挥出来的威力,更不容小觑。近年来,在中国能源产业领域,由于金融资本和能源产业的联合,中国华信备受关注。中国华信已连续四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而“金融+能源”战略使其获得巨大成功。以三井财团和中国华信为例,中国华信首席战略顾问白益民首次向公众介绍了中国华信的发展战略,阐述了以财团体制看油气产业与金融资本的对接。日本三井财团旗下的综合商社——三井物产株式会社,在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第249,其能源布局遍布全球近20个国家。日本的综合商社,便是“产商融”的结合体。三井财团旗下成员企业,不仅包括从事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发、运输炼化及销售的企业,也包括从事金融产业的银行、保险等金融公司和商社。

  白益民表示,中国华信已确立拓展海外资源的战略,通过多年国际能源贸易、业务合作和民间公共外交积累的深厚国际资源优势,产业与金融相结合,打造有组织的能源产业国际投行。正是利用资本、文化等对产业资源进行整合,才形成了中国华信的大体系。“尽管金融资本在能源产业发展过程中可以形成巨大的推力,但是现阶段中国在学习构建财团体系、产业结合金融时,还有不少误区,需要深入研究产融结合背后的逻辑。”白益民指出。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