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国际农产品期权的发展

http://www.100ppi.com  2017年03月21日 08:50  中国金融杂志
生意社03月21日讯

  2016年底,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准大连商品交易所豆粕期货期权和郑州商品交易所白糖期货期权上市,中国衍生品市场将正式开启期权时代。以豆粕、白糖为代表的农产品期权上市,对于中国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它为我国涉农主体风险管理、服务实体经济带来新的工具和途径,同时,对于我国大宗商品定价中心的建设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步。因此,本刊特别组织专题,围绕我国商品期权合约设计和发展、国际商品期权发展的经验和启示等方面展开解读。

  2016年底,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准农产品期权上市,这是我国期货市场发展的里程碑。农产品期权是一种基础衍生工具,既能锁定损失,又能保留价格向有利方向变动时的收益。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改革之初,我国粮食市场必将经历一系列深度调整,价格加速下跌,种植者收益会受到较大影响。国际实践表明,农产品期权以其特定优势支持农业发展,不仅可以更为直接地提升金融服务农业的能力,还为实施“绿箱政策”(在世界贸易组织的《农业协定》中,该政策是指对生产与贸易没有扭曲或扭曲程度很轻、免于承担削减义务的国内农业支持政策,如基础设施建设、粮食安全储备支出、与生产不挂钩的直接支付等)提供了新的途径。

  国际农产品期权发展概况

  世界期权市场的开端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荷兰郁金香交易。1973年,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成立并推出了第一个场内期权产品,标志着现代期权交易的开始。1984年,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率先推出了大豆和玉米期权(二者是历史上最早出现的场内谷物期货期权)。1986年,CBOT又推出豆粕和豆油期权,与大豆期权共同组成了完整的油脂油料类品种链。随后加拿大、英国、德国、日本、印度、巴西、俄罗斯、阿根廷、墨西哥、澳大利亚等国家也相继推出了农产品期权。目前,全球共有玉米、小麦、大豆、豆油、油菜籽、棉花、白糖、橙汁等60多个农产品期权品种。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期权交易发展速度惊人。根据美国期货业协会的统计,2016年全球成交期权合约达85.5亿手,接近同年期货合约成交量的60%,是1985年的45倍,年均增长13.5%。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农产品期权交易量一直稳居场内期权交易量的第四位。2016年,农产品期权交易量为0.78亿手,同比增长2.8%。CBOT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期货交易所,大量现货商、农场主和企业参与期权交易保值或避险。2016年,CBOT农产品期权成交0.52亿手,占全球农产品场内期权交易量的66.7%。

  农产品期权支持农业发展的国际经验

  国际上,许多国家一直在探索衍生品市场在农产品风险管理方面的有效利用。美国、巴西、墨西哥等国家都是引导农业主体运用农产品期权工具管理价格风险的典范。

  美国的经验

  美国农业部分别于1990年和1996年实施期权试点项目(Option Pilot Program),是美国对国内农业支持由政府主导向市场方式调节转变的改革尝试。因此,农民获得期权权利金和交易费用补贴的条件虽与休耕、培训等要求捆绑,但农产品期权执行价格由市场自发形成,基本反映了实际供求关系。

  开展方式。农产品期权试点的对象包括玉米、小麦和大豆,政府通过提供期权权利金和交易费用补贴鼓励伊利诺伊州、艾奥瓦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北达科他州、俄亥俄州和内布拉斯加州7个州中的21个县的生产者进入交易所期权市场,购买相应品种的看跌期权。多数参与试点的农民的交易策略是,在购买看跌期权后,随着市场价格下跌而尽早平掉期权合约,提前获取与差额补贴相等的补贴金额,从而获得购买生产资料的现金流。参与期权试点的农场主可自由选择价格水平来购买看跌期权(包括财政补贴支持中的目标价格水平)。同时,农场主必须按照政府农产品计划休耕部分耕地,并参加政府举办的期权交易培训,政府负责支付交易中的手续费和其他交易费用,并代为支付购买期权合约的部分权利金。

  实施效果。多数参与期权试点的农场主不仅可以减少农作物价格下跌时带来的损失,还可以获得农作物价格上涨时的收益,其总收益率超过了正常农场的计划收益率,成效显著。因此,参与试点的人数和交易的粮食规模不断攀升。据统计,1993年美国参与期权交易的农场主个数以及进入期权市场进行交易的粮食数量分别是956家和1709万蒲式耳,1994年上升为1285家和2514万蒲式耳,到1996年则达到1569家和2986万蒲式耳,增长非常明显。三年试点项目共涉及粮食总量196万吨。

  巴西的经验

  1995年之前,巴西一直对农业采取价格支持计划。但从1995年后,出于遵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及财政压力等方面考虑,巴西广泛运用金融工具支持农业发展,包括在现有农业支持政策中嵌套期权工具。

  开展方式。自1995年开始,巴西的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中嵌套了三种农产品期权工具,分别是公共期权合约(COV)、私人期权风险溢价(PROP)、农产品私人溢价期权出售(PEPRO),均由巴西农业部下属的国家食品供应公司(CONAB)具体实施,以支持国内农业发展。其中,COV于1996年推出,即政府通过公开拍卖为生产者和合作社提供的在未来某一时间以执行价格向政府出售产品的权利。其中,执行价格由最低保护价加仓储和金融成本确定。CONAB公布将要提供的期权合同,包括农产品种类和合约数量,并通过交易所对外竞价出售。当期权购买者决定行权时,CONAB将在合约到期前通过两种方式执行合约:一种方式是由政府把市场价格与期权价格之间的差额直接补给农民,但产品仍由农民自己销售;另一种方式是由第三方,如学校、慈善组织等承担CONAB的职能以期权执行价格购买相应的农产品。自实施以来,COV的签约率和执行率都有提高,目前已经覆盖玉米、小麦、水稻、高粱、棉花和咖啡等作物。PROP和PEPRO于2004~2005年推出,其运作流程与COV相似,PROP为私人部门购买农产品提供最高售价和执行价格之间的差价,PEPRO为私人部门出售农产品提供执行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的差价,政府的角色是组织贸易流通和为私人部门提供风险溢价。

  实施效果。巴西的三种农产品期权工具均属“黄箱政策”(对生产与贸易具有扭曲作用、超出规定标准需要承担削减义务的政策,如市场价格支持、与生产挂钩的直接支付等),但其政策实施成本和对市场价格的扭曲程度均小于最低价收购政策。1999~2013年,COV政策共支出7亿美元,收购2300万吨农产品,而政府的权利金收入达0.46亿美元。PROP和PEPRO属挂钩的直接支付政策,因其引入期权定价机制使政策更有效率,2005年以来为巴西农业主体提供共计16亿美元的市场价格溢价。

  墨西哥的经验

  自1992年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后,墨西哥逐步取消了农产品的中央收购和价格保护政策,推出了农产品期权计划(APOP)。墨西哥通过农产品期权权利金补贴项目(Hedging Aid Program),引导本国农业主体参与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等场内期权市场进行风险管理。

  开展方式。农产品期权补贴相关项目由墨西哥农业部下设的农业贸易支持与服务局(ASERCA)负责操作,试点品种最早仅有棉花,后来逐步推广到玉米、小麦、大豆、高粱、咖啡、橙汁、调料、生猪、牛肉等品种上,实现了对本国重要农畜品种较为全面的覆盖。试点的主要方式是由农户、合作社等农业主体申请政府资金补贴,并通过政府机构完成买入期权的套保交易。首先,墨西哥政府每年根据财政预算确定基础补贴金额。政府补贴农户、合作社的金额为其购买农产品期权所需权利金的33.33%~100%,具体比例在每一个项目实施之前公布。其次,最终补贴金额依期权套保交易盈亏而定。如果农产品现货市场价格最终朝有利方向发展,农民或涉农生产企业在现货市场的收入要高于预期,期权套保交易在到期时无需行权。农户获得的补贴金额为上述基础权利金,补贴项目减少了农民和涉农企业进行风险管理的成本负担;如果农产品现货市场价格最终朝不利方向发展,期权套保交易在到期时得以行权获利,则弥补农民和涉农企业在现货市场的亏损。政府按照预先公布的实施计划,收回部分或全部基础补贴金额,剩余净利润归属农民和涉农企业。

  实施效果。上述补贴方式,一方面最大限度降低了农户使用期权的成本,实现了对农民和涉农企业收入的保护;另一方面也减少了政府的财政支出。1996~2000年,墨西哥政府在该项目上的实际总支出为2.62亿比索(约合0.31亿美元),农户承担的总支出为1.92亿比索,总收入则达4.45亿比索。

  经验借鉴与启示

  农产品期权是服务“三农”的重要金融工具

  近些年,随着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越来越多的原本由政府调控的资源逐渐转化为由市场配置。相应地,一些原本由政府管理的风险已转化为由经济单位或个人承担。农产品期权是一种具有独特优势的市场化风险管理工具。美国、巴西、墨西哥等国家在取消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后,都选择农产品期权作为支持农业发展的重要工具,既可以配合农业保险、农业信贷等支农措施发挥作用,又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还可以有效减少政府的农业补贴支出。可见,农产品期权是服务“三农”的重要金融工具。

  利用农产品场内期权丰富农业支持政策工具

  美国等发达国家及巴西、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均在利用农产品场内期权补贴实施农业支持政策,帮助农民管理价格波动风险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但是,美国与巴西、墨西哥赋予农产品期权的市场化程度不同。2017年,白糖、豆粕两个农产品场内期权的挂牌上市结束了我国商品期权空白的历史,也为我国农业支持政策的实施提供了新思路。建议借鉴国外经验并结合我国国情,研究探索利用农产品场内期权开展农业补贴的可行性和具体实施路径,帮助农民锁定最低销售收入,丰富农业支持政策工具。

  循序渐进推进我国农产品场内期权市场建设

  拥有一个有较高流动性水平、制度基本健全、金融机构和产业客户逐步参与的场内农产品期权市场,是发挥期权功能、服务“三农”的前提。国际期权市场是逐步发展起来的,从场外到场内,从金融标的到商品标的,商品标的的场内期权又是以农产品为先。这些经验都是国际成熟市场和新兴市场在多年的发展中总结出来的。我国农产品期权市场刚刚建立,期权产品还要经过市场和投资者的检验,交易所要对合约不断完善,监管也要跟上市场发展的要求。同时,积极筹备并适时推出新的农产品期权品种,比如玉米期权、小麦期权等,不仅可以丰富期权品种体系,还可以更好地服务重要粮食品种的收储制度改革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加强农产品市场主体的教育和培训

  对于刚刚起步的中国期权市场,投资者教育是期权市场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根据国际经验,美国农产品期权试点项目要求参与农民必须参加培训,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还制作了《农产品期权农民需要了解什么》等三个有关农产品期权交易的手册,其他国家也有相应的培训计划。长期以来,我国各级政府重视农民“种好粮”的科技知识培训,但忽视农民“卖好粮”的经营能力培训。在农村基层开展针对农户和小微企业的培训和信息推广,需要从国家战略的高度加以重视,建立证监会、农业部与交易所的三方合作机制,制定针对农民和小微农业企业的系统的期权培训规划。

  (文章来源:中国金融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