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大宗商品市场接连雪崩 谁叩响了熊市大门

http://www.100ppi.com  2015年08月20日 08:27  第一财经日报 (吕值淼 周艾琳)
生意社08月20日讯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大宗商品市场近日重回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最低水平。

  昨日,NYMEX原油徘徊在42美元附近,该价格在金融危机爆发后迅速从此前的147美元下跌至2009年初的47美元。此外,LME铜、LME铝、LME锌均刷新自2008年以来新低。是什么因素叩响了大宗商品市场熊市之门?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主要是由于近期全球经济低迷,需求不足导致,同时,以美联储加息预期为契机,全球资金面开始收紧,这也是导致大宗商品全线下挫的催化剂。

  此轮熊市周期更长?

  8月19日数据显示,NYMEX原油最低报41.35美元,创十年新低;IPE布油最低报48.24美元,创六年半新低;现货黄金最低报1072.93美元,创六年新低;LME铜、LME铝、LME锌则最低报4983美元、1549.50美元、1730美元,分别刷新自2008年以来新低。

  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表示,本次大宗商品市场暴跌与上一次金融危机相比,存在四个方面的特征,其一,当前石油过剩在于页岩油技术革命带来的供应大幅增长,而2008年供应压力是在金融危机后体现出来的;其二,当前并没有发生金融危机,金融市场没有出现系统性风险冲击波。“其三,地缘政治博弈,当前欧佩克、美国和俄罗斯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而进行‘肉搏’;其四,当前中国经济下行,2008年金融危机时中国经济只是短暂地受到外部冲击。”程小勇表示。

  世元金行高级研究员肖磊则表示,比如2008年油价的大跌,除了美国次贷危机影响之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包括投行在内的诸多投资者在原油市场的投机性做空行为所致。而去年自7月以来油价的下跌,最主要由于实体需求疲软,以及页岩油产量增加,加上美元走强,整体来说是一个多方面综合影响的结果,并非投机做空所致。数据显示,新兴经济体经济近年均呈现下滑趋势,GDP增速从2008年的6.5%一路下滑至2014年的4.7%,今年预测值甚至跌至4.3%。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当下全球经济陷入疲软状态,特别是此前对大宗商品需求量较大的新兴市场国家,这导致需求的严重下降,对商品价格支持的动力不足,这是长期的影响,可能比2008年金融危机短暂的冲击持续时间更长。以中国为例,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下降。海关总署最新统计,2015年7月,全国进出口2.12万亿元,同比(下同)下降8.8%。其中,出口1.19万亿元,下降8.9%;进口0.93万亿元,下降8.6%;顺差2630亿元,下降10%。

  强美元快速“补刀”

  大宗商品市场雄起的一个必要条件也是全球市场资金面的宽裕,而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增强,一方面导致强美元周期出现,另一方面引发全球资金面恐临收紧趋势的担忧,于是大宗商品价格一泻千里。

  巴克莱银行本周二表示,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已经就下一步行动下定决心,因此预计美联储将会在9月加息。

  东证期货贵金属分析师元涛则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美联储不可能到通胀2%的时候再加息,因为在低通胀的环境中这将遥遥无期,同时加剧了通胀超调的风险。若加息过迟,届时利率急剧拉升,将造成市场大幅动荡,加大美联储加息的代价,这是美联储不愿意看到的。”受此消息影响,美元指数最高突破98,最新报96.9347,微跌0.0697,跌幅为0.07%。而年初至今,美元指数已经上涨逾7%。

  值得注意的是,强势美元相对应地“打击”了其他国家货币,这也给大宗商品市场带来压力。有境外媒体报道指出,加拿大和俄罗斯的石油生产商产量全球名列前茅,它们以美元为单位出售原油,运营成本则是以本币支付。8月以来,加元对美元汇率已创11年新低,俄罗斯卢布对美元汇率逼近6个月来最低点。这无形中帮助全球第二和第四大产油企业降低了生产成本。

  “以石油、黄金和铜为首的大宗商品全线下跌已经严重影响这类商品生产商的本币汇率,它们的货币对美元跌得越多,它们的成本就越低。这会给大宗商品进一步施加下行压力,产生恶性循环。”法国兴业银行石油市场研究主管MikeWittner称。

  “逢低抄底油企论”靠谱?

  在这些背景下,“逢低抄底油企论”一时甚嚣尘上,是否可行?根据记者多方了解,无论从供给面、需求面、国际宏观政策面,油价在短期内似乎都没有反弹的支撑。更有分析师表示,年中的反弹可能只是昙花一现,市场对于“见底反弹”的预期过高。

  先从供给面来看,东证期货原油分析师金晓向本报记者分析称:“原先市场预期美国三季度可能会减产,然而预期没有兑现。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产量仍在持续,而美国维持市场份额的决心跟OPEC如出一辙。”

  此外,美国油井停产、重启成本较高,由于前期的沉没成本(即建设成本)高企,因此只要能持续产油,不论油价是否走低,这仍能弥补部分沉没成本。

  不可忽视的“后来者”就是伊朗。伊核六国与伊朗就核问题于7月达成全面协议,根据伊朗石油公司发言人称,一旦出口限制解禁,公司在一周内即可以开工。此外,金晓也告诉本报记者,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与伊朗达成的协议,今年11月可能就将实现原油出口解禁。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能源署(IEA)认为,大多数分析师小看了伊朗产油量回升的能力,对伊朗的产油前景太悲观。从历史经历判断,伊朗恢复的速度可能比大家想象的快。

  金晓指出,尽管油企股价已经位于低位,但“最糟糕的时候”还未到来,明年一季度可能将到达危机的顶峰。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作者:吕值淼 周艾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