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阿胶飞窜金银花却跳楼 长沙中药又见暴涨暴跌

http://www.100ppi.com  2013年09月11日 14:01  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
生意社09月11日讯

  9月10日,家住岳麓区的未小姐去药店买胖大海,药房店员告诉她,现在胖大海已经涨到160元/公斤了,几个月的时间,涨了50%。

  店员说,涨价的不仅仅是胖大海,阿胶的价格也在上涨,相比去年年底,翻了一番,现在一斤要1100元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一些品种在暴涨的时候,也有一些药材在暴跌。如今,太子参的收购价从400元/公斤暴跌至60元/公斤,湖南的金银花,产地收购价也从最高的140元/公斤跌到了现在的20元/公斤。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产地收购价上涨的药材零售渠道也在上涨,价格暴跌的药材,在零售端的价格跌幅,并不是很大。

  暴涨

  胖大海、阿胶身价节节高

  秋天来了,又到了进补的季节。记者从长沙市场上了解到,多种中药材的价格都在上涨。

  9月10日,蔡锷中路金海大药房的销售员说,现在胖大海的价格是80元/斤,而4月份只要50多块钱一斤。

  记者在中药价格信息网上了解到,9月10日,胖大海的报价是190元/公斤,今年4月份的时候,只要100元/公斤。

  在长沙高桥大市场做中药材批发的李春华说,涨价之前,每个月可以卖出去六、七百斤,现在销量下降了30%。

  阿胶价格的涨幅更加令人咋舌。

  8月,国内最大的阿胶生产企业东阿阿胶进行了三年来的第七次调价,价格已经翻了两番多。据益丰大药房的店长张浩介绍,去年年底,阿胶的价格是560元/斤,现在已经涨到1100元/斤。

  正在药店买药的陈磊忍不住插嘴:“阿胶不就是驴皮做的么?为什么这么贵?世界上没驴了么?”张浩说,此前店里都没有货,到了8月底之后才开始上架,最近的销售情况并不是很好,市民一听这个价格摇头就走。

  原因

  产量减少,成本增加

  李春华介绍,胖大海在国内一般产自海南,今年的产量不多,导致价格上涨。“更多的胖大海都是从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进口的,据说原产地的产量今年也不如从前,所以才抬高了价格。”李春华说。

  至于阿胶涨价的原因,东阿阿胶方面表示,由于原料驴皮资源供应紧张,价格上涨,采购成本增加,故而发起了本次的提价行动。据相关资料显示,自去年5月以来驴皮价格一路猛涨,湿皮从每公斤17元涨到44元,涨幅近159%。

  暴跌

  太子参在“跳楼”,金银花玩过山车

  经历了价格“一飞冲天”的辉煌时期之后,如今,有些中药材正在备受煎熬。其中最为惨烈的非太子参莫属,收购价从最高时400元/公斤一路下跌到目前的60元/公斤。

  而金银花的零售均价也从最高的250元/公斤跌至100元/公斤。在邵阳隆回县小沙江镇做药品加工的阳锡说,现在金银花的收购价是20多块钱一公斤,最高的时候达到了145元/公斤,但是现在价格很难做起来。

  虽然这些药材的收购价跳水如此之大,但是长沙市场上,零售终端的价格变动却并不是很明显。

  记者在蔡锷中路的可瑞斯特大药房了解到,太子参的价格是480元/公斤,“今年入药少了,买的人也不太多。”店里的销售员说。而益丰大药房的售价是7毛/克,折合算下来是700元/公斤。

  张浩说,药店是根据中药材的购买量来决定进货量的,有的中药材可能一年只进一次货,所以高价进来的中药材不可能低价卖掉,所以有些收购价跌得很厉害的药材,在零售端并不会有很明显的体现。

  原因

  药农跟风种植

  供过于求

  在阳锡看来,金银花、太子参之所以出现价格跳水,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囤货太多,供过于求。

  邵阳隆回县的小沙江镇是金银花之乡。阳锡说,今年隆回的金银花价格很难做起来,原因就是前段时间“上火”谣言导致库存多。2010年的时候出现历史最高价,让药农看到希望,开始大面积种植,现在库存还未消化完。“去年,产量达到了历史最高值,有8000多吨,正常的产量都在五、六千吨左右。”阳锡说,现在金银花卖不出去,很多药农都出去打工了。

  记者手记

  过山车后遗症

  不相信眼泪

  美国新泽西州六旗大冒险乐园的京达卡号称全球过山车之王。过山车的速度瞬间从零加速至时速206km,像火箭般直上。过程中有一次90°扭转,到达139.5m高的顶点后猛地垂直向下俯冲41层楼的高度。

  这种肾上腺素激增之后的巨大反差,会让人体产生不适的反应,或恐惧,或大哭,有些人甚至再次看到过山车都会呕吐。

  在经济市场上,价格“过山车”式的暴涨暴跌同样会让各级经济主体产生这样的“过山车”后遗症。过高的行情总是给人们幻想,药农蜂拥而至,每个人都希望做最高点的幸运儿。高处的风景永远只有最少数的人才能看到。而市场自有其内在规律,扭曲的关系最终会被理直,一路暴涨之后也难免会出现暴跌。

  与此同时,游资跟风炒作。他们只需要一座仓库,大量现金,几辆卡车,掌握尽可能多的药材,然后哄抬价格,把药材从一座仓库转移到另一座仓库。更重要的是,炒作没有政策风险,不属于价格管制的“雷区”。正是这样的监管空白,才让最弱势人群的利益无法保障。

  泡沫总会破裂,只是时间早晚,眼泪无法解决问题,政策应对得当,问题也就有惊无险。如,健全的监管体系、更多的投资渠道、更完善的补救渠道。

  从来就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高价的疯狂加上低价的失落,最终都无法造就一部喜剧。人们期待,下一个泡沫破裂,不会以眼泪结束。

  (文章来源: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