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商品动态 > 正文

发改委整肃中药市场效果有限 治乱须建全国平台

http://www.100ppi.com  2011年08月06日 09:14  中国经营报
生意社08月06日讯

  今年以来,中药材价格持续暴涨,游资炒作成为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相关报道见本报5月16日A4版《囤积炒作助中药材价格飞涨》),这一现象终于引起了国家发改委的关注。发改委网站近日发布消息称,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并抽调地方价格执法人员组成调查组,对甘肃陇西20多个中药材仓库进行调查,打击囤积党参的行为。

  这是国家发改委针对中药材涨价首次进行的整治行动,而该行动对中药材市场造成的影响,却只能用“不温不火”来形容。业内人士认为,整治行动应该持久,而如果想根治中药材市场价格“虚火”的问题,则更应该研究治本的方法。

  发改委陇西行动

  自2009年下半年以来,党参价格一路上涨,从当年8月份的每公斤9元左右上涨至最高峰——2011年6月的每公斤90元左右。发改委相关人士指出,这次检查发现,囤积行为助推了党参价格上涨,违反了《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的有关规定。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陇西方面获得的消息,发改委已对2010年12月前囤积党参的浙江南方药材有限公司等10户经营者,责令其于2011年7月21日之前,按照每公斤不超过60元的价格,将储存的20多万公斤党参出售给以党参为原料并取得GMP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同时,发改委方面还对2011年1月以来存有党参的44户经营者予以告诫,并责令其于2011年12月31日前将储存的80多万公斤党参以市价出售给GMP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

  “大量囤积中药材的行为,如果是发生在清朝,那是要抄家、杀头的,”安国市一位老药商说,“这样的处罚,应该是相当轻的了。”

  据记者调查,发改委的打击行动在陇西当地已经引起了震动。位于陇西县的甘肃惠森药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潘先生也在当地经营党参业务,他表示当地党参价格出现了明显下降,优质的党参价位从之前的每公斤80到90元下降了20多元,现在价格在每公斤60元左右。

  发改委的陇西整治行动对整个中药材市场还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据记者了解,在发改委整治、调查陇西中药材仓库之前,安国的一些药商已经有所行动。“我听说一些在陇西大库中有存货的安国药商很着急,这些人大多是干个体的,他们联系一些有规模的药厂,希望将货放在药厂名下,”安国市一家药材经销商回忆说,“但是药厂一般也不愿帮他们担风险。”

  整治行动影响有限

  发改委的举措对国内最大的药市——安徽亳州影响却不大,安徽亳州滕王药业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虽然在此次中药材价格上涨中,炒作是一个重要因素,但是发改委对党参的整治只是使当地党参价格稍有下降。“每公斤降低了几块钱吧,要知道现在是中药材销售淡季,整个中药材市场的价格本身也在下降。”

  宁夏六盘山中药材购销中心的王永和表示,党参涨价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天旱,导致种植面积减少,在党参价格被迫上涨的前提下,囤积助长了上涨的幅度。“党参亩产量最高时可以收200公斤,前两年天旱,只能收100公斤,缺口比较大。”王永和表示,党参最主要的产地在陇西,干旱导致的减产至少有几千吨,而党参在全国范围内每年的种植规模在一万吨以上,发改委勒令囤积企业出售的党参总计在一千吨左右,不能弥补缺口。

  王永和认为,中药材涨价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过去价格偏低。“自从2000年达到一个高峰后,党参价格就一直没怎么动,直到2009年才逐渐上涨,”王永和感叹,“10年了,价格不长得伤多少药农!”由于中药材的生长周期一般比较长,黄芪需要两年,党参也需要两年,因此现在价格上涨,药农即使想种,收成也需要再等一两年,党参价格上涨的趋势依然存在。

  在国内另外一个重要的药市安国,发改委的打击行动也没在药材商心里造成多少影响。“安国的党参价格没有影响,我也没有听说哪个安国药商被列在整治的范围内。”中盛药材有限公司总经理、安国市祁州药业商会会长刘向明表示,国内各个药市都很封闭,只要被查处的药商不涉及安国,安国药市就没有人关心。

  全国联网的信息平台待建

  “陇西是药商囤积药品的一个重要地点,就算囤积商想把药材从那里取出来逃避检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安国市杰仁堂药材有限公司负责人王社民表示,“不放在陇西,放在别的地方,药材很容易坏掉,这么热的夏天,除非放在冷库里。”

  王社民认为,发改委打击囤积的做法虽然效果不明显,但是这种做法应该持续。王社民表示,2003年“非典”时,药材囤积商见到市场机会来了,大量囤积公示治疗处方中所开列的药材,导致板蓝根、金银花、连翘、甘草等各种治疗感冒的药材价格飞涨,而当时政府对涨价的强硬打击政策就很见成效。“物价部门监督、工商部门查处,由于力度大,只用了一个星期,中药材飞涨的局面很快就被控制住了。”他认为,国内有十多个重要的中药材市场,如果想整治中药材问题,发改委在各个中药材市场的检查行动应该一直坚持下去,否则偶尔整治一两次难免收效甚微。

  “行动上的打击只是治标,不是治本。”刘向明认为这种有限的打击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他解释说,常见的中药材有500多种,而在药典上记录的则达上万种。每种中药材受产地限制,产量都是有限的,最大的年产量不过几万吨。从理论上说,每种中药材的产业链都可以被资金操纵、炒作。而众多品种的中药材按照产地、规格的不同又有诸多划分,不同规格,价位相差很大,这样一个复杂的体系,不靠严密、完善的监管,光靠一两次市场整治行动显然不可能解决问题。

  “现在风声这样紧的情况下,一些炒作资金有可能还在进行操作。”刘向明估计。他表示,三四个月前,就有风声说麦冬要上涨,现在,麦冬的价格果然从140多元每公斤上涨到180元到190元每公斤。麦冬是中药材中的一个大品种,全国年产量在一万吨以上,超过党参。这样的大品种,价格在短时间上升30%甚至40%是很困难的。“游资不是傻子,他们知道现在成功操纵一个品种并不容易,甚至会耐下心来花一两年时间去运作。”刘向明评论。

  刘向明认为,要想理顺整个国内中药材购销市场,关键是要做到中药材货源公开化,虽然这很难。“要在国内各个主要药市建立大货交易的平台,这个平台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让中药材的存货、销售都透明,如果全国的药市都是这样并能实现联网,就不会让购货商受到蒙蔽,不会让这些人不明情况的跟风,哄抬药材价格。”

  刘向明认为,这种平台应该政府出资,免费搭建。“现在,国营的医药公司已经解体了,这样的平台应该交给地方商会、协会来办,不以盈利为目的,而地方的主管部门则应该担负起监督的职责。“只有这样,才能打破中药材传统、落后的、各家各户自立门户的经营格局。”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