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生意宝 生意社 大宗榜
本社首页 > 商品与宏观 > 正文

周小川央行十五载:利率市场化改革已取得决定性进展

http://www.100ppi.com  2018-03-19 13:23:52 中国经营网 谭志娟

生意社03月19日讯

  3月9日上午,由于周小川出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的“金融改革与发展”新闻发布会上,使得发布会明显升温。周小川掌舵央行15年,这是他第14次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亮相。不过,他自2002年出任央行行长以来,已连任三届央行行长,如今已70岁,当时业界就猜测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以央行行长身份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亮相。

  3月1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酝酿的新一届国务院组成机构的负责人候选名单中,没有了周小川的名字。这意味着,周小川将告别他执掌15载的央行。

  回望这15年,我国金融市场经历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改革可以说是贯穿他15年央行行长生涯不变的关键词,由此被业界誉为“改革先生”。在他的任期内,我国央行推动了利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金融市场改革、存款保险制度建立等多项重大金融改革。记者注意到,其中利率市场化改革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尤其被业界称赞。

  就在上述记者会上,在被问及漫长的工作中有没有特别难忘的和遗憾的事时,周小川这样回答,经过这么多年在金融系统工作,事情太多了,所以很难挑出来说哪件重要、哪件不重要,不过能跟大家一起将金融改革开放向前推进,是件很有幸的事。

  利率市场化改革已取得决定性进展

  所谓利率市场化是指金融机构在货币市场经营融资的利率水平由市场供求来决定。也就是说,把利率的决策权交给金融机构,由金融机构自己根据资金状况和对金融市场动向的判断来自主调节利率水平。

  周小川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利率市场化是一个过程。据介绍,早在2003年前,银行贷款定价权浮动范围只限30%以内,2004年贷款上浮范围扩大到基准利率的1.7倍。2004年10月,贷款上浮取消封顶;下浮的幅度为基准利率的0.9倍。与此同时,允许银行的存款利率都可以下浮,下不设底。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利率也放开了。虽然银行贷款利率下限没放开,但质量比较好的大企业的债券是放开发行的,其价格已经完全不受贷款基准利率的限制了。

  2013年7月,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利率市场化再进一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3年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其中涉及到贷款利率下限等取消。

  在两年后,央行也放开了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10月24日起,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并抓紧完善利率的市场化形成和调控机制,加强央行对利率体系的调控和监督指导,提高货币政策传导效率。

  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标志着我国历经近20年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基本完成。

  周小川在2016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发表演讲时就表示,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应该说在2015年年底之前基本上就已完成,无论是贷款还是存款利率管制都已经取消,金融机构都有了利率的自主定价权。

  不过,他同时指出,利率形成机制还需要在市场上不断磨合、逐渐完善的过程。因此,需要完善的方面还很多,但总体上看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进展。

  对此,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小川行长是个坚定的金融市场化改革的积极推动者,在推动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和汇率市场化改革方面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

  在王军看来,利率市场化改革在打破中国的金融抑制、促进金融深化、培育金融市场、激发金融机构活力、提高央行决策能力和水平、更为高效地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居功甚伟。

  推动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

  在周小川担任央行行长的15年里,我国央行还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改革,因此周小川也被海外媒体称为“人民币先生”。

  这么多年来,我国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一直在有序推动,早在2005年央行便改革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2005年7月21日晚,中国人民银行突然宣布:人民币汇率不再盯住单一美元,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浮动汇率制度。这意味着人民币从此不再盯住单一美元,并且交易浮动区间也逐渐扩大。

  2010年6月,我国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核心是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继续按照已公布的外汇市场汇率浮动区间,对人民币汇率浮动进行动态管理和调节。

  最令市场关注的是,周小川任期内还推动了人民币成功加入SDR(特别提款权)。在2015年12月1日凌晨1点,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人民币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特别提款权)。

  这获得了IMF总裁拉加德的高度评价:“人民币进入SDR将是中国经济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里程碑,这也是对于中国政府过去几年在货币和金融体系改革方面所取得的进步的认可。”

  随后的动作频频:2015年12月11日开始公布CFETS、BIS和SDR,以明确“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基本标准;2017年5月引入逆周期因子,充分体现了“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其中,逆周期因子就是典型的政策参数。有分析认为,目前人民币汇率政策在市场化规则和政策参数两个方面,均具备了实现“汇率稳定”的能力。

  2016年7月,在成都举行的第三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周小川表示,目前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市场信心进一步稳固。未来,中国将继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提高政策规则性和透明度,加强与市场沟通。

  受访专家对汇率市场化改革评价也较高。“汇率市场化改革为人民币资产在国际市场的合理定价和广泛使用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王军对记者说。

  那么,人民币国际化作为我国重要的长期战略,今年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上有哪些主要举措?

  就在今年3月9日的记者会上,周小川表示,人民币国际化,应该说主要的政策该研究的都已经研究了,也就是说已经允许在贸易和投资中使用人民币,同时,人民币现在也已经加入了国际货币基金的SDR的篮子,主要的步骤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在周小川看来,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市场参与者在多大程度上愿意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和投资,以及用于资产计价,包括一些重要商品、储备,在多大程度上用人民币计价交易,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都是他们自愿按照他们的理解来考虑的。

  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则对记者表示,金融危机以来,央行致力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加速发展,但2014~2016年,美元走强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空前,央行暂缓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在此次记者会上,有媒体记者问及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为何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有所放缓时,周小川这样表示,既然是开放型经济,货币的自由使用程度应该高,可兑换。但与此同时,你要防范风险,除了金融的风险,也要考虑到经济中各种不同实体所面对的风险,还要考虑到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也并不完善,所以有时候资本流动会起到副作用,会伤害某些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这些都必须考虑在内。

  “因此这样的一种改革开放的进程,应该说历来都不是直线型的,它总是朝这个方向走,如果经济中有一些问题的话,就需要进行适当的调整,有一些方案、有一些具体的执行措施需要进行微调,这样的话最终会有利于在这方面前进。”周小川说。

  但人民币国际化目前或迎来重启时机。沈建光告诉记者:“如今美元呈现疲软态势,人民币企稳,资本流出的压力减轻,预示着人民币国际化重启的时机已经成熟。”

  不过,改革也需要防风险。谈及金融改革与防风险的关系时,周小川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表示,防风险、防危机历来都是金融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防风险和改革不是对立的,而应该是一致的。国际上正是由于有了风险、有了危机,才促进了很多新的措施的出台。

  总之,在王军看来,在周小川任期内,我国央行所推动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和汇率市场化改革,支撑和保证了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和高质量发展。

  未来不管央行由谁掌舵,改革仍会继续推进。就在2月5日至6日召开的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上,提出了2018年工作的主要任务: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继续探索利率走廊机制,增强利率调控能力。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作者:谭志娟)

商品动态

商品分析

行业分析

更多  

服务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