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生意宝 生意社 大宗榜
本社首页 > 商品与宏观 > 正文

评论:穆迪低估中国经济潜力 整体经济规模还在扩张

http://www.100ppi.com  2017-05-28 08:23:44 经济观察报

生意社05月28日讯

  中国评级被下调,引发了对中国经济未来前景的又一轮讨论。我们的结论可能让人意外。我们认为:当下的中国经济潜力是被大大低估的。

  2015年的国庆节后,《经济观察报》曾经在头版头条发表过一个报道:《寡头时代》。这个报道的观点正成为当下很大一部分人投资的核心逻辑——按照行业的集中度“索骥”。行业集中度提升是一些机构进行资产配置的一条主线,也是未来最大的财富增值机会。

  逻辑很好理解:整体的经济规模还在扩张,而并购潮以及企业的倒闭潮却同时持续发生。这表明:市场玩家更少了,平均每个玩家的市场更大了。这也意味着财富增值的机遇,从增长的机会,变成结构调整的机会,即从做蛋糕,到切蛋糕。

  在结构调整的周期里,有一个必然的趋势:一部分企业趋势性上行——行业的第一梯队显然切到更多蛋糕的概率更大;自然的,另一部分企业不得已趋势性下行。上行的企业必然有其竞争力的支持。这些支持可能来源于企业更优质的资源:包括更有效率人力资源、技术和管理等等。

  行业的集中,几乎发生在所有的行业。这样的事实暗示:从整体上看,经济中结构性因素已经有了趋势性改变,更有效率的头部企业,成为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水平趋势性提升的驱动力量。今年一季度,统计数据给我们展示了最近几年来经济运行最好的季度背后,其实是可能有结构性因素的支撑的。

  即使如此,统计数据给我们展示的乐观仍然低估了真正的现实。这个结论与一批经济学家的观点不一致。

  第一个原因在于:头部现象越来越明显,平均数、众数等等的统计含义就会越来越与现实出现偏差。这个简单的算术问题,是他们可能出现误判的重要原因。

  以采购经理人指数为例,其调研的若干企业中,头部企业是其中的少数派。财新冠名的那个PMI指数就更是如此了。在市场集中的进程中,非头部的企业是被边缘化的群体,因此,他们给出的信息必然是相对更加悲观的、下行的、不景气的信息。由于很多分析师经常采用这个数据来评判经济形势,其结论更趋悲观几乎是注定的。

  可以说,头部现象越明显,总体分布的离散趋势越大,平均数、众数等等的代表性就越小,其对经济分析误导的程度就越大。

  第二,过去几年中国经济的发展表明,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进程非常迅速,经济主体和交易发生的场所在剧变。中国统计部门也在与时俱进,但是统计体系不可能总是能够及时跟进这种变化。如此,在这种基础上生成的数据,就难免会对现实产生扭曲。《经济观察报》在今年3月份的一次草根调查发现:在绍兴,市场管理者们观察到,市场上的人流量越来越少,但是成交总量在递增。这反映了交易在往非现场交易迁移的情景。这次调查还发现,在纺织业从大批量、标准化的时代过渡到快时尚、小批量、定制化的背景下,很多企业已经完全重构了其商业模式。同样的老板,但是其提供产品与服务的内容已经有天壤之别。这些变化,并未能从统计上有所反映。至少在纺织服装领域,同一个数字,却蕴含着完全不同的内容。

  数据对于现实的这种扭曲往往是负面的,因为统计调查的传统主体,很多是被颠覆的对象。又比如:旅游业市场规模持续扩大,但旅游企业倒闭潮却在不断发生;又譬如,百货公司关店潮的同时,零售行业仍然增长;如果不跟进那些在阿里巴巴和京东等等平台上的交易,根本不可能把握中国零售行业的脉搏;以城市出行为例,如果不统计滴滴等类似平台的交易,无法理解出租车这个行业的变化;如果我们只计算短信的数量和我们通话的数量,就根本无法想像,中国人的信息交互正爆发式增长。

  第三,根本上说,以创新驱动来推动发展,带来了创造性破坏的时代。旧体系在瓦解,处于痛苦之中,强化了大家对于经济负面因子的感受。这些处在旧体系的公司,都是过去统计的主要对象。

  一定意义上,在创新主导的世代,不是利润主导的世代。企业没有收益,并非代表企业不健康,不是未来。

  中国一大批创业企业处在亏损当中,他们收到了投资人数以千亿计的资金,以支撑其商业模式,这些拉高了中国企业的亏损数字。但亏损并不代表这些企业缺乏效率、不是方向。极端的,中国的一些估值数十亿的公司,其营收甚至为零——中国一些专利药研发企业有很多这样的案例。这些企业价值大幅度增长的信息,是无法汇总到当下的统计信息去的。

  当某个领域的一群创业者纷纷倒掉之后,往往会在这个领域诞生出一个产业巨头来。互联网产业领域表现为更加极端。因此,没有利润,这并不一定代表中国经济没有效率。就是说,衡量中国经济趋向的标准要变化。同样的利润数据背后,同样会讲述不同的路径和故事。

  另外,中国经济区域结构的继续变化,削弱了经济数据的整体评价功能。从城市区域看,现在一线城市的优势地位越来越凸显,“万亿俱乐部”势力愈加强大;二线地位的城市在分化;三线城市中,很多是问题、包袱。同样的增长水平后面,是参差不齐的经济故事。

  中国经济的现实,其实有着来自资本市场的反馈。在整体指数不振的同时,头部企业的市值在持续增长。它们的大时代正在到来。

  中国本土大公司在全球扮演关键角色的时代正在到来。如同华为,中国的很多大公司,已经若任正非说的那样,进入了“无人区”。他们正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从行业的跟随者思维,转换到行业的领导者思维的轨道上去。

  这是中国经济最大的机遇,也是中国经济将会超乎预期表现的关键。当有一大批这样的公司并行走入“无人区”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趟出一条中国企业的崛起之路。剩下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还能够选择坚定的与他们站在一起。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商品动态

商品分析

行业分析

更多  

服务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