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生意宝 生意社 大宗榜
本社首页 > 商品与宏观 > 正文

G20看重的绿色金融绿在哪儿:投融资能产生环境效益

http://www.100ppi.com  2016-09-07 08:57:39 第一财经日报 章轲

生意社09月07日讯

  尽管绿色金融已经取得一定进展,但目前还只有很小比例的银行贷款被明确界定为绿色贷款。贴标的绿色债券在全球债券市场中的占比低于1%。

  [我国每年需要在绿色领域投资约6000亿美元,用于环境修复和保护、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和绿色交通。其中不超过15%的资金将来自公共或政府渠道。]

  建立绿色金融体系已成为国家战略。金融是经济的血脉,有绿色金融助力,企业节能降耗和山变绿水更清的愿景,有望更快实现。

  9月5日闭幕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发布公报(下称“公报”),强调扩大绿色金融的重要性。这是G20领导人首次在峰会年度公报中提到绿色金融。

  在中国的倡议下,绿色金融今年首次被纳入G20议程。G20各国领导人对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提出的自愿可选措施表示赞赏。公报提到,欢迎绿色金融研究小组提交的《二十国集团绿色金融综合报告》(下称《报告》)和由其倡议的自愿可选措施,以增强金融体系动员私人资本开展绿色投资的能力。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4月在华盛顿表示,全球金融系统需要发挥领导作用,积极动员社会资本在绿色领域的投资,并采取适当的激励措施。

  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也表示:“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严重威胁经济恢复、增长和金融稳定。考虑到所需的投资资本规模,金融市场需要向低碳经济转型。”

  什么是绿色金融?在G20杭州峰会前,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介绍,“绿色金融”指能产生环境效益以支持可持续发展的投融资活动。这些环境效益包括减少空气、水和土壤污染,降低温室气体排放,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并体现其协同效应等。

  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别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我国环境治理任务繁重,环保投资需求巨大,构建绿色金融体系正当其时。”

  发展之绿:中国引领绿色金融发展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在中国的倡议下,2015年12月15日,在三亚召开的G20财政与央行副手会议同意在中国担任2016年G20主席国期间建立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下称“小组”),由中国人民银行和英格兰银行共同主持,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担任秘书处。小组参与者来自所有G20成员国、受邀国和六个国际组织,共计80多人。

  2016年1月,小组在北京召开的首次会议同意在五个领域开展研究,包括银行业、债券市场、机构投资者这三个专门领域,以及风险分析和指标体系这两个跨领域问题。在每个领域,研究小组对G20和全球经验进行了研究与分析,并提出可供各国考虑采纳和开展国际合作的可选措施。

  在2016年2月发表的上海公报中,G20财长与央行行长重申了小组的工作职责,并要求该小组“识别绿色金融发展所面临的体制和市场障碍,并在总结各国经验的基础上,提出可提升金融体系动员私人部门绿色投资能力的可选措施”。

  此后,小组分别于3月、4月和6月在英国伦敦、美国华盛顿和中国厦门举行了第二到第四次会议。小组完善综合报告后,将其提交至7月的成都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讨论。

  在这次G20峰会上,该小组专门提交了《报告》。

  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重视发展绿色金融?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确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的目标要求。“十三五”时期,国家将以改善环境质量为核心,打好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战役”。国务院相继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了环境改善的具体指标。

  当前,我国正大力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

  中国近年来在绿色金融领域的发展令人瞩目。比如,中国的绿色信贷已经占国内全部贷款余额的10%。我国是全球仅有的三个建立了绿色信贷指标体系的经济体之一。中国是第一个由政府支持的机构发布本国绿色债券界定标准的国家。从2016年年初到现在,中国发行的绿色债券已近1200亿人民币,占全球同期发行的绿色债券的45%,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中国已经宣布2017年将启动全国性的碳交易市场。

  在盛产花椒的四川茂县,“绿色金融”助力农民增收致富。据媒体报道,人民银行汶川县支行以信贷支持农村新型经营主体为切入点,实施精准扶贫,累计发放信贷资金1560万元用于支持“六月红专合社”花椒精选、花椒仓储、花椒油加工等资金需求,辐射带动周边6000多户农民增收致富。

  而在福建福清,绿色金融的发展出现了三大趋势:一是信贷资源向新能源产业倾斜。二是支持绿色工业园区改造建设。打造绿色供应链,实现能源梯级利用、土地集约利用和水循环利用。三是加快城市环保基础设施建设。以新能源为例,截至7月末,福清辖内的金融机构已对福清核电项目授信323亿元,同比增长14.32%;对风电项目累计授信19.8亿元,同比增长12.61%。

  创新之绿:动员私人资本参与投融资

  我国每年需要在绿色领域投资约6000亿美元,用于环境修复和保护、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和绿色交通。其中不超过15%的资金将来自公共或政府渠道。

  别涛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要在“十三五”期间实现上述环境质量改善目标和指标,仅靠政府资金投入是远远不够的,必须通过创新绿色金融政策体系,一方面吸引社会资本进入中国生态环保领域;另一方面促进金融业向绿色化快速转型。

  绿色金融的发展面临一系列挑战。尽管绿色金融已经取得一定进展,但目前还只有很小比例的银行贷款被明确界定为绿色贷款。贴标的绿色债券在全球债券市场中的占比低于1%,全球机构投资者持有资产中的绿色基础设施资产占比也低于1%。

  公报提出,为支持在环境可持续前提下的全球发展,有必要扩大绿色投融资。绿色金融的发展面临许多挑战,包括环境外部性内部化所面临的困难、期限错配、缺乏对绿色的清晰定义、信息不对称和分析能力缺失等,但我们可以与私人部门一起提出许多应对这类挑战的措施。

  马骏表示,发展绿色金融要求将环境外部性内部化,并强化金融机构对环境风险的认知,以提升环境友好型的投资和抑制污染型的投资。绿色金融应该覆盖各种金融机构和金融资产。绿色金融既要利用公共资金,也要动员私人资本。绿色金融还涉及整个金融体系对环境风险的有效管理。

  马骏介绍,许多方法可以帮助应对这些挑战。许多国家已经采取了包括税收、补贴和监管措施在内的许多手段来应对环境挑战。这些手段对强化绿色投资做出了贡献,但对于私人资本的动员能力仍然不足。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在这次G20峰会上,小组提出了一系列供G20和各国政府自主考虑的可选措施,以提升金融体系动员私人部门绿色投资的能力。公报中表示,“我们相信可通过以下努力来发展绿色金融:提供清晰的战略性政策信号与框架,推动绿色金融的自愿原则,扩大能力建设的学习网络,支持本地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开展国际合作以推动跨境绿色债券投资,鼓励并推动在环境与金融风险领域的知识共享,改善对绿色金融活动及其影响的评估方法。”

  中国政府层面已在加紧搭建框架。就在G20杭州峰会召开前夕,8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等七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随着上述指导意见的出台,中国将成为全球首个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经济体。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作者:章轲)

商品动态

商品分析

行业分析

更多  

服务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