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生意宝 生意社 大宗榜
本社首页 > 商品与宏观 > 正文

土耳其政变影响全球市场 里拉大跌避险情绪回升

http://www.100ppi.com  2016-07-18 08:20:31 第一财经日报 周艾琳

生意社07月18日讯

  英国脱欧风暴阴霾未散,另一片乌云便忙不迭地滚滚袭来——北京时间7月16日约凌晨4时(土耳其当地时间15日晚),土耳其突然传出消息——军方人员发动政变,截至北京时间16日上午8时,土耳其政府称,局势已经得到控制。这场不到6个小时的“政变惊魂”,或在下周一再度使得刚刚平静的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安。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整理,事发后,尽管部分市场已经收市,但部分全球金融市场仍颇为躁动——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暴跌4.73%;美股终结了一周狂欢,小幅收跌;具有避险功能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瞬间跳水,金价瞬间从1326美元/盎司暴涨至1337美元/盎司。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Erdogan)事发后几小时已安全降落在伊斯坦布尔机场,出现在人群中并发表讲话称,“土耳其的政变由Gulen运动领导,武装叛变的人将会付出巨大代价。”

  里拉大跌避险情绪回升

  当风险事件来袭,最先遭殃的无疑是事发国的汇率。土耳其里拉对美元下跌近5%,创八年最大跌幅。

  此外,黄金似乎也逆转了上周的颓势,美国10年期国债则跌至1.55%附近,收益率创2015年6月份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布兰特原油期货收涨0.5%,报每桶47.61美元。布兰特原油本周周线上涨近2%,不过当前市场对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的担忧仍存。市场结算后,有报道称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油价在盘后交易中进一步扩大涨幅。

  此前,由于全球风险偏好走强,全球股市本周全线大涨,黄金则大幅下跌。上周以来,标普500指数此前连续突破历史新高,在过去一周半里涨幅近8%,市值暴增2万亿美元。摩根大通率先以超预期的亮丽财报拉开了美股财报季大幕,金融股大涨;同时,英国央行意外决定维持利率不变,各界对于脱欧的担忧暂时缓解。然而,目前形势似乎已经有所逆转。

  眼下,美股走势仍受到避险资金回流以及财报季的主导。北京时间上周六收盘,美国股市道琼斯工业指数创纪录新高,三大股指连续第三周上涨,因经济数据强劲和企业季报开局良好,令投资者对股市将继续上涨充满信心。不过,土耳其事件导致标普500指数小幅收跌。

  此外,富国银行最新公布的第二季盈利数据下跌,这也拖累股价挫跌2.5%至47.71美元,对标普指数造成最大的拖累,但整体金融股跌幅不到0.2%。

  在土耳其政变发生前,欧洲股市已经收盘,但欧洲股市已经是恐怖事件的受害者。除了土耳其事件,法国尼斯在上周四也爆出恐怖事件——一名枪手驾驶重型卡车冲入正在庆祝法国国庆日的人群,导致84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法国总统奥朗德将此事件定性为恐怖行为。

  欧洲股市当日收低,休闲旅游板块则遭遇暴跌。STOXX欧洲600休旅股指数大跌约1.2%,泛欧STOXXEurope600跌0.2%,法股CAC40指数跌0.3%;欧洲最大的酒店集团法国Accor下挫3%,法航荷航、easyJet和ThomasCook等航空股跌幅介于1.6%~4.2%。土耳其事件对于欧股的影响可能将在周一进一步发酵。

  美国白宫称,奥巴马总统已经与美国国务卿克里谈话,其指出土耳其各方面应该支持有民主选举所产生的现任政府,并敦促各方保持克制,反对任何暴力和流血冲突。

  回顾过去,仅1960年至1997年间,土耳其军队就发动了4次军事政变,平均每十年一次。而算上7月18日的政变,在50多年间已有5次政变,且均由军方发动。由于土耳其军队在推翻封建统治、建立共和国的斗争中立下不可磨灭的功勋,因此它在土耳其的国家社会政治生活中一直享有极高的地位,然而1950年土耳其民主党执政后改变了这一切。民主党政府一上台就大量清洗国家机构中的军队势力,使议会中军人出身的议员比例从1/2下降到1/25,并在内阁成员里基本实现文官化。

  逃不过的“经济魔咒”

  尽管此次事端始于军事政变,看似是政治因素,但一直以来,内部积怨似乎都起源于经济问题,巴西、土耳其等都不例外。

  土耳其首先面对的难题就是通胀。土耳其的CPI长时间维持在7%以上,然而这并未与高增速相匹配。数据显示,2016年,土耳其第一季度GDP增速为4.5%,而通胀则超过8%,可见该国经济实质已经进入衰退。

  最主要的是,当通胀高企时,如果该国央行希望通过降息来刺激经济,这又会反过头来推高通胀,因此土耳其可谓陷入了两难局面。

  面临类似难题的还有巴西。2015年,在“全球降息潮”的背景下,巴西连续第六次加息。巴西基准利率一度升至13.75%,创六年来新高。然而,2015年5月,巴西CPI升至8.17%,连续第四个月远超巴西央行6.5%的通胀目标上限。

  加剧经济困境的便是土耳其与俄罗斯之间的冲突。2015年11月,土耳其击落了一架俄罗斯战机,这令克里姆林宫感到意外,普京总统把这一事件定性为土对俄的“背后捅刀”。冷战结束后,俄土一直互视为友好国家,政治、经济、人文领域的合作十分密切,土耳其在俄外劳市场几乎占半壁江山,土耳其商品在俄随处可见;土耳其是俄罗斯人最爱去的旅游目的地之一。也正是因为与俄罗斯的矛盾,土耳其里拉的大幅贬值,资本流出,股市暴跌。

  同时,长期低利率环境下,高负债已经成为拖累诸多国家经济增长的关键问题,土耳其尤其严重,这也耗尽了土耳其财政刺激的空间。

  统计显示,土耳其的外债总额2015年已经突破4000亿美元,自2008年以来已经增长了1.6倍。外债总额对GDP的占比从原来的30%多增长到了2013年末的48%。同时,由于里拉在近两年来持续贬值,因此外债的负担就更为沉重。

  眼下,尽管埃尔多安称政变已得到控制,但土耳其政变支持者仍表示,将坚定地继续行动,未来的不确定性无疑将对已脆弱不堪的土耳其经济再度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作者:周艾琳)

商品动态

商品分析

行业分析

更多  

服务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