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分析评论 > 正文

中国铜行业在疫情下的应对与思考

http://www.100ppi.com  2020年02月07日 16:35:29  Mymetal
生意社02月07日讯

  一、黑天鹅飞起,铜价受到冲击

  2020年春节前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迅速向全国蔓延,延长春节假期、工厂延迟复工、交通管控等应对措施陆续实施,在疫情黑天鹅事件的影响下,市场避险情绪急剧升温,投资者对于后市需求的预期趋向悲观,股市期市出现了显著的下跌。我们可以看到,此次新冠疫情已经对铜价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春节期间伦铜连跌6个交易日,跌幅8.28%,沪铜节后开盘一度跌停,盘中最低至44680元/吨,刷新近30个月低位,较节前收盘价下跌6.96%。

  图1:2000年-2020年铜价走势图

  数据来源:SHFE,LME,我的有色网

  对比17年前的SARS来看,当年SARS前后持续了大约半年时间,其中对于经济造成影响主要集中在2003年的3-6月,之后影响逐渐减少,经济逐步修复。就铜价来看,2003年3-6月间伦铜由最高点至最低点下跌幅度约9.38%,沪铜跌幅小于伦铜,在8.75%左右。现在的国家经济情况、医疗水平、以及社会重视程度与2003年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中国采取的各种强有力的隔离措施正在发生作用,同时央行在2月3日、4日接连投放1.7万亿元的流动性,近两日以来市场悲观情绪有所缓解,铜价正在缓慢向上修复。

  从宏观层面来看,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现在就想评估疫情的经济后果还为时过早,医学防疫上所说的拐点时间何时出现尚未可知,但是春节假期的延后已经对铜生产企业的运行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下面我们将从产业的角度来分析中国铜行业在疫情下的应对与思考。

  二、铜冶炼企业的成本博弈

  我们在此前的文章《Mymetal:囚徒困境中的铜冶炼厂》中提到,2020年度铜精矿长单TC为62美元/吨,较2019年下降18.8美元/吨,降幅超过23%,这是自2012年以来铜精矿年度长单最低水平。据我的有色网测算,冶炼企业的盈亏平衡线大概在56美元/吨左右,62美元的长单对于行业内大型冶炼企业来说都存在亏损可能,对于那些融资成本偏高、长单供应不足、自有矿产资源匮乏的中小型企业来说更雪上加霜。迫于成本和硫酸库存压力,2019年12月末,中国铜原料谈判小组CSPT在福州召开会议,共同商议2020年铜冶炼企业减产计划,但是此次会议的结果并没有达到市场预期,冶炼企业减产的意愿并没有得到统一,减产的数量和时间也没有确定。

  2020年春节期间,新冠疫情在短时间内席卷全国,国内冶炼企业大多在春节期间并未停止生产,职能部门在2月3日正式上班,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大,目前产量并未受到明显影响。但是由于特殊时期部分地区实施交通管控,物流运输资源吃紧,企业成品库存不断累积,硫酸库存随之增加,部分企业库存压力偏大,减产计划也逐步提上日程。

  三、硫酸胀库下的减产计划

  春节过后,我的有色网迅速组织了对于节后铜企运行情况的调研工作,在文章《Mymetal:2020年春节前后全国铜冶炼企业运行情况的调研》中显示:

  江西地区冶炼企业总产能126万吨,占全国总产能的12.27%。冶炼企业在春节期间的产量并未受到影响,不过原料库存已经下降了25%左右,成品库存不断累积,企业库存压力逐渐增加。

  湖北地区冶炼企业1月份产量4.2万吨,开工率84%,基本符合市场预期,但是其属于疫情高发的敏感地区,2月份受累于交通管控,物流运输困难,预计2月份减产25%,预计产量在3.2万吨。

  广东地区企业1月份精炼铜产量3.8万吨,比预期少2000吨,目前企业原料供应正常,但是随着成品库存的累积,硫酸库存随着不断增加,企业库存压力偏大,因此企业计划在2月减产20%,计划产量3.2万吨左右。

  据我的有色网对国内几家大型冶炼企业的持续跟踪了解:

  湖南地区冶炼企业硫酸库存已经到了高位警示线,企业只能加大储备罐和降价进行处理,但是2月的产量已经受到影响。

  安徽地区冶炼企业铜精矿原料运输主要走水路,受到疫情影响不大;但是目前其硫酸库存已经处于高位,储存和消费问题已经开始影响到2月的生产,如2月不能缓解的话,预计将在3月进行减产。

  山东地区冶炼企业目前硫酸库存并不高,主要是由于山东市场有大型冶炼企业减产,导致整个山东市场的冶炼酸供应同样在下降,因此山东企业目前没有出现严重的硫酸胀库现象。

  图2:2015-2019年部分冶炼企业98%硫酸出厂价

  数据来源:钢联数据

  作为铜冶炼的重要副产品,中国铜冶炼产能的扩张使得硫酸产能严重过剩,据不完全统计,2019-2023年新建拟建硫酸产能超过2300万吨,主要为冶炼酸。同时,需求端的磷肥和工业用酸的消费已经连续出现负增长,硫酸消费量的拐点已经出现,未来硫酸行业产能过剩压力将持续增大,市场低迷的态势预计仍将维持一段时间。

  自2019年起,硫酸胀库的问题持续对冶炼企业造成压力,据我的有色网统计,2019年硫酸出厂均价已经从2018年的近300元/吨下滑到了50-100元/吨,下降幅度超过65%。对于运输距离较远的企业来说,硫酸胀库的问题也已经使得部分冶炼厂主动贴钱清理库存甚至被动减产,硫酸出厂价格也已经降到了1元甚至0元。硫酸价格的下降已经严重压缩了冶炼厂的利润空间,疫情期间的交通管制更是加重了硫酸的库存危机,春节期间各省市高速路口封路以及车辆限制,导致货物出省出市的运输能力严重受阻,累积的硫酸无法消化。因此短期内硫酸严重过剩的格局并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冶炼企业只能被动减产以解决其硫酸胀库问题。

  四、春节累库的正产与反常

  图3:2018-2020年中国铜库存变化图

  数据来源:我的有色网

  春节期间冶炼企业维持正常生产,而随着春节假期的延长,加上交通管控导致物流运输受阻,精炼铜库存在春节期间大幅累积,截止2月3日,国内库存较节前增加12.57万吨,保税库库存增加8.7万吨。按往年规律来看,国内铜库存在一季度出现累库属于正常现象,但是今年的突发疫情为铜的消费前景蒙上一层阴影,因此今年库存累积的时间可能会有所延长。据我的有色网了解,下游加工企业受到延迟复工的影响较大,复工时间普遍延后10天以上,湖北地区复工时间更是延后到在2月15日以后,具体还要视当地疫情情况及政府政策而定,再加上物流运输受阻的影响,预计2月份加工企业开工率将处于40%下方。

  五、疫情之下的思考

  疫情之下,铜产业链中的各个企业积极应对,无论是延迟复工还是减产,都是企业在自身的成本考量和市场推动下做出的决定。就目前的铜价来看,投资者的悲观情绪正在逐步修复过程中,国家的一系列政策措施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的信心。硫酸胀库问题短时间内并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铜库存的累积预计也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冶炼企业的减产也在情理之中。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中国铜产量已经占据了全球产量的半壁江山,短时间内冶炼企业在成本、库存以及物流的压力下可能选择减产,但计划中2020年仍有60余万吨的新增产能释放。消费端的复苏可能迟到,但不会缺席,房地产市场竣工速度已经转正,家电需求有望得到提振。我们都在等待此次疫情的拐点出现,中国经济仍保持韧性,我们相信,那些不能将我们击倒的,都会使我们更加强大。

  (文章来源:Mymetal)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生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生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dana@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小程序报价

发布商品价格

推广宣传产品

获取商品资讯

掌握商品价格

生意社商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