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分析评论 > 正文

发展原油期货倒逼成品油价格改革

http://www.100ppi.com  2017年07月12日 10:43:59  中国证券报
生意社07月12日讯

  2014年证监会批准了原油期货交易,今年6月13日起受理客户申请交易编码,上市交易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发展原油期货交易,倒逼成品油价格改革。

  中国是个“多煤、贫油、少气”的国家。在资源禀赋限制和发展需要的双重作用下,近年来中国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2016年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4%,除了安全考虑,石油的高度对外依存使得国内经济容易更受到外界的冲击。

  石油生产分布上,中东地区、北美地区,以及欧洲和欧亚地区是全球三大主要石油生产地区,2015年三大地区石油产量分别占到全球产量的32.4%、20.9%和19.4%。其中分属三大地区的沙特阿拉伯、美国和俄罗斯是全球三大主要石油生产国,2015年石油年产量分别占到全球总产量的13.0%、13.0%和12.4%。石油消费分布上,亚太地区、北美地区,以及欧洲和欧亚地区是全球三大主要石油消费地区,2015年三大地区的石油消费量分别占到全球石油消费总量的34.7%、23.9%和19.9%。其中隶属北美地区的美国以及来自亚太地区的中国和印度是全球三大主要石油消费国,2015年石油年消费量分别占到全球石油消费总量的19.7%、12.9%和4.5%。

  石油独立是美国能源独立的关键内容。美国石油消费也高度依赖进口。受益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的“能源独立计划”,近年来美国的石油安全出现了显著好转。美国国内石油供需对国际油价影响很大,就是所谓的石油“话语权”。比如,美国的石油库存约占全球石油库存的40%,被视为全球石油供给的一部分,库存的增加和减少经由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商品期货合约、也是全球最重要的石油定价基准之一——西德克萨斯轻质低硫原油(WTI原油)期货合约向全球传导。

  中国能源安全的关键所在也是石油安全。中国石油(601857,股吧)需求还将持续增长,国内石油产量已经开始下降,增量都需要进口满足,石油对外依存将逐年增长。除了利用新能源对石油消费进行替代、促进石油进口多元化、发展城市轨道交通减少石油消费等手段外,还需要建设和发展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石油期货市场。石油期货市场的建设和发展不仅有利于政府和企业把握石油供需的现状和变化趋势、对应调节生产和消费,也为行业企业提供了对冲风险、套期保值的工具。更重要的是,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目前国内的成品油价格机制被动地接受国际油价的影响,国内供需无法直接影响国际油价。因此,期货市场的建立有利于中国增加对国际石油定价的影响,期望能够形成一个亚洲指数,从而摆脱目前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的被动形势,使中国的石油供需和库存成为国际油价的重要参照指标。

  中国早在1992年底就曾推出过石油期货合约,是亚洲最早推出石油期货合约的国家。但由于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健全,违规和风险事件频发,国务院于1995年全面叫停了石油期货合约交易。经过反思调整后,上海期货交易所分别于2004年8月和2013年10月再次推出燃料油期货和石油沥青期货。这两个期货合约是目前国内两个石油相关期货合约,其中燃料油期货存在着严重的流动性问题。万得数据库的相关数据表明,2017年燃料油期货的日均成交量不足200手(1万吨)。显然,相比中国巨量的石油消费实际,石油期货的发展存在着严重不足,尤其是原油期货的缺失。

  2014年证监会批准了原油期货交易,今年6月13日起受理客户申请交易编码,上市交易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原油期货的推出也有利于倒逼成品油价格改革。在一个运行良好的原油期货市场,市场发现价格,价格可以反映供需、预期及成本等信息。原油期货市场建立后,政府可以将其作为国内成品油定价的一个依据,相应推动油品定价机制改革。

  当然,原油期货的推出需要审慎的设计,也需要对应的配套行动。首先是合约的设计。一个合理的合约对于期货的顺利运行有着重要作用。以燃料油期货为例。实际上,燃料油期货推出后到2011年市场交易还是比较活跃,日成交量平均在13.91万手左右。但从2011年开始市场交易量开始大幅下降,2013年3月后更是大量出现零交易的现象。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合约交易单位的变动。2011年1月,燃料油期货合约的交易单位由原来的10吨/手上升到50吨/手。交易单位的提高直接提高了燃料油期货的市场准入门槛,挤出了大量的中小投资者,也挤掉了流动性。不仅仅是交易单位,原油期货合约设计在合约标的、涨跌幅、最小价格变动单位、交割方式、结算货币等方面都需要慎重思考。既要加强监管,更要保证足够的流动性以及国际影响力的建立。

  其次,完善原油现货市场。期货市场的成功需要良好、稳定的现货市场作为支撑。中国原油现货市场目前仍然存在很多不足。完善原油期货市场建设,政府目前在推行行业所有制改革,鼓励、吸引民营资本进入,完善市场构成。政府还应该充分利用低油价的机会,抓紧扩大石油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建设,健全石油储备体系,以应对国际冲击、稳定现货市场。

  最后,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建立有效的监管体系。原油期货应该吸取上世纪90年代的经验教训,建立和健全相关的政策法规,建立并完善针对交易所、交易员以及市场参与主体的行为监管,杜绝违规违法事件,降低风险事件对市场的危害。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