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分析评论 > 正文

生意社:2016能源市场“高歌猛进” 2017波动幅度将趋于缓和

http://www.100ppi.com  2017年01月13日 11:09:42  生意社 (李文静)
生意社01月13日讯

  能源行业指数图

  从生意社能源指数显示,12月30日能源指数为775点,较周期内最高点1043点(2012-03-29)下降了25.70%,较2016年03月01日最低点511点上涨了51.66%。(注:周期指2011-12-01至今)。2016年整体来看,能源指数较年初545点大幅拉升230点,涨幅为42.2%,其中,12月21日的778点创出能源指数近26个月的新高。

  2016年能源产品“涨多跌少”,据生意社价格监测,2016年大宗商品价格涨跌榜中能源板块环比上升的商品共22种,环比下降的商品共有3种,本年均涨跌幅为36.12%,较2015年大涨61.04%。

  生意社能源分社资深分析师李文静指出,2016年能源市场各方利好齐聚,且与去年全线飘绿走势迥异,造成这一现象的影响因素主要有两方面:

  一方面,2016年,国际原油从年初的低谷一路震荡回暖,及至年末,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与非OPEC产油国创历史性的达成冻产协议,国际油价攀升至年内高位,最高至52.86美元/桶。原油的走强带动能源市场整体向好,油品产业链产品均跟随原油价格出现不同程度上行,以汽柴油为例,2016年国内成品油共经历25个调价周期,其中5次下调,10次上调,10次不调整。涨跌互抵后,汽油累计上涨1015元/吨,柴油累计上涨975元/吨。

  另一方面,2016年,国家“三去一降一补”政策作用逐步落实,供给侧改革效应显现,煤焦产品供给端供给量的减少远大于需求量的减少,煤焦产品低供应与低库存成为普遍现象,煤焦板块高歌猛进,其中焦炭领涨能源榜单,炼焦煤第二、动力煤第五。加之,电力和煤炭消费的不断增加,同时在基建和房地产业的支撑下,钢铁和建材行业相应的煤炭需求也大幅增长,以及煤企的大幅提价等一些爆发点的加入,均助长了煤焦产品价格的不断上行。

  2016年原油震荡上行 汽、柴油分别累计上涨1015元/吨、975元/吨

  上游原油来看,2016年,原油市场充满戏剧性色彩。国际原油先是大跌,直到年初布油最低触及27.1美元/桶;美油最低触及26.05美元/桶。在经过触底后,油价一路震荡回暖。尤其是在11月底的OPEC会议上,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与非OPEC产油国创历史性的达成冻产协议,国际油价攀升至年内高位,最高至52.86美元/桶。整体来看,国际原油上半年探底后迅速拉升,下半年横盘窄幅整理,在多空交织中整体呈现震荡走高态势。

  汽柴油方面,2016年成品油市场整体呈现先跌后涨的走势,汽柴油上涨幅度分别为5.98%、17.03%。年初汽柴油价格延续2015年的跌势,及至8月上旬汽柴油价格跌至年内最低点,分别为5474、4554元/吨;之后大举上行,12月30日涨至年内最高点,汽油6745、柴油6495元/吨。

  具体原因有二:一方面,国内成品油价格走势与原油走势大体相符。受原油供求关系影响,年初国际油价跌至30美元以下达到年内低点,截至8月上旬国际油价仍处于40美元地板价之下。11月,OPEC意外达成八年来首次减产协议,国际油价重回牛市并于年底暂稳50美元一线。另一方面,成品油价格与自身供给高度相关。2016年初由于原油价格处于低位,炼厂利润可观,主营单位与地炼企业的开工率较高,分别为79%、60%左右,产品供给过剩,成品油价格不断下行。随后炼厂逐渐开始装置停产及检修,至8月份主营单位与地炼企业的开工率跌至年内最低点,分别为76%、52%左右,加之油品质量升级和负号柴油资源置换,致使短期成品油资源短缺,同时原油价格暴涨,成品油市场在下半年开启上涨模式。

  2016甲醇厚积薄发四季度一飞冲天

  甲醇来看,自年初1718元/吨涨至年末的2878元/吨,涨幅达67.52%,占据能源涨幅榜的第四位。2016年,甲醇行业可谓打了个“翻身仗”。第一至三季度,价格走势稳中有涨,振幅较小,第四季度则一跃而起,直线上扬。

  具体来看:首先,前三季度,甲醇基本延续往年走势,3-4月的春季检修季加之政策影响,推动甲醇行情出现一波上涨。此后,国内甲醇价格则进入缓慢回调期。而自7月以来,华北、华中等地对于甲醇行业的环保督查陆续展开,部分中小生产企业停工停产,甲醇供需跷跷板悄然转动。其次,“金九银十”行情的来临开启了2016下半年甲醇价格的“撑杆跳”。

  进入第四季度,各方利好齐聚,价格涨势脱缰难收,仅第四季度涨幅就达49.5%。一是前期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给予甲醇极大支撑,价格兜底现象明显。二是内地环保检查及秋季装置检修,致使部分地区甲醇供给量缩减,而传统下游与烯烃企业的集中采购,使得一时间各地货量供不应求。三是国际油价与外盘的稳步走高也给了甲醇上涨的空间,看多心态“簇拥”着甲醇期现价格共同攀登年内高点。

  下游二甲醚方面,年涨幅达24.86%。2016年,二甲醚价格整体走势跟甲醇基本一致,但涨幅则差距甚大。随着原料甲醇价格持续推高,迫于成本压力的二甲醚企业亦大幅上调售价,但苦于液化气市场长期处于低位,从而导致终端用户对二甲醚的使用率大幅度降低,二甲醚装置开工率一度缩减至20%,部分企业装置因不堪长期亏损,逐渐转产或转售。截至2016年底,二甲醚国内正常可开工产能仅为600-700万吨/年,且大多数企业装置产能开工率仅维持半数,另有部分企业常年处于停工或自用状态,从而导致二甲醚产量大幅度缩水。整个2016年度,国内二甲醚总产量也不过两百万吨水平。

  2016“煤”梦成真黑色系煤焦产品开启疯狂“华丽逆袭之旅”

  经历了2015年一整年的价格下跌后,今年的黑色系煤焦产品开启了“华丽逆袭之旅”。焦炭从年初的670元/吨涨至12月21日的1983.75元/吨,涨幅达196.08%,创五年新高;炼焦煤从年初的648/吨涨至12月29日的1364元/吨,涨幅达110.49%,创四年新高;环渤海动力煤价格从年初的371元/吨涨至11月2日的607元/吨,上涨了63.6%,创近三年新高。

  2016年以来,在去产能政策及需求回暖影响下,我国煤炭行业逐渐走出低潮,煤企结束连亏的窘境,煤价底部反弹。2016年上半年去产能进程较慢,虽然煤炭产量已经同比大幅下滑,但下游需求释放有限,煤价温和回升,焦煤、焦炭及动力煤价格涨幅不大,分为16.05%、27.99%、7.80%左右;下半年去产能进程加速,各省市相继出台限产目标,煤炭供大于求局面明显缓解,加之下游进入需求高峰期,上游供应偏紧与下游低库存成为普遍现象,多因素叠加下黑色系煤焦产品价格出现井喷式上涨。

  动力煤上涨原因有四:一是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实施,国内煤炭产量大幅下滑。2016年起,主要产煤省份开始执行276个工作日和节假日公休制度,降低了产能利用率,相当于一个煤矿的日产量被削减了16%至其初始产量的84%,对限制产量起到直接的效果;二是煤炭供需错配情况下产生的缺口对煤价形成有效支撑。2016年1-11月,我国原煤累计产量30.5亿吨,同比下降10%,单月原煤产量已连续6个月同比降幅超过9%。1-11个月全国煤炭消费约34.9亿吨,同比下降1.6%。上游供应端10%的降幅远大于需求端的降幅,供需错配情况下产生的缺口对煤价形成有效支撑;三是铁路运力偏紧,铁路运费上调。今年9月,全国铁路煤炭发运量升至1.58亿吨,同比增长2%,这是年初以来首次出现正增长。受煤炭市场持续的供应紧张等因素的影响,10月份各地铁路局纷纷上调运费,煤炭市场回暖带火了铁路货运,而运费上调进一步刺激煤价上涨;四是由于上半年电厂等电力用煤大户库存维持在比较低的水平上,下半年又迎峰度冬,补库存任务较重,抬高了市场预期,短期内放大了需求。2016年1-10月份,全国规模以上电厂火电发电量3586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8%,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4.4个百分点,火电占全国发电量的比重为73.73%。

  生意社能源分社资深分析师李文静指出,2016年能源市场整体大幅上行,这与大宗商品数据商——生意社发布的中国大宗商品供需指数BCI(2016年12个月平均值0.26,月均涨幅均值2.38%,表现创BCI有记录以来最佳)相吻合。生意社首席分析师刘心田指出,BCI真实客观的反映出2016年的大宗商品市场及制造业经济基本情况,也显示出2016中国经济整体呈上行态势。2016年,“上涨成为新常态”。市场上半年像一头关在牢笼的斗牛,三季度像一头由静向动的公牛,四季度则彻底变成一头脱缰的疯牛。

  李文静认为,2016年能源行业整体呈大幅上行态势。2016年,国家“三去一降一补”政策作用逐步落实,供给侧改革效应显现,供给端供给量的减少加之需求的不断增加,成为能源产品价格不断上行的根本原因。同时2016年黑色系煤焦产品行情存在一定的光环效应,在焦煤、焦炭等黑色系热点产品带动下,能源市场追随效应体现,业者信心的膨胀与资本的涌入也助推了能源市场的上涨行情。

  李文静称,进入2017年,首先,国际原油方面,上半年的不确定性主要集中在欧佩克以及俄罗斯减产落实程度,下半年的不确定性则主要来源于美国页岩油回归进度以及特朗普政府能源政策的实施情况。生意社总编刘心田预测,2017年国际油价走势振幅将大于2016年,原油会在动态调整中再定位。长期天花板是70美元/桶,长期地板价则是30美元/桶,2017原油均价预计为50-55美元/桶。

  其次,黑色系煤焦产品方面,虽然2016年煤炭去产能超2.5亿吨,但行业过剩依然严重,预计未来几年去产能仍是首要任务,同时,受到2016年煤价波动过于剧烈的影响,未来煤炭生产、库存、销售都将受到一定行政约束,煤炭行业将进入全环节调控时代,煤价波动幅度也将趋于缓和。展望2017年煤炭价格走势,煤价上涨随阶段性需求变化概率加大,而相较于2016年煤价走势,2017年年内高低价差也将有所缩小。2017年动力煤价格或呈先抑后扬态势,2017年动力煤均价将会在500-600元/吨之间,煤价相对低点将会出现在二季度。焦炭、焦煤方面,2017年焦炭价格波动区间或将在1400-2100元/吨,焦煤2017年价格波动期间在1000-1350元/吨。

  再次,醇醚市场方面,预计2017年下游烯烃需求缺口有增无减,同时新增甲醇产能的不足也再次奠定了短期内行业供需紧平衡的基调,未来烯烃仍将是甲醇最强有力的下游。但是,供需双方对外盘及烯烃的依赖也极大制约了国内甲醇价格的独立性,烯烃企业利润一旦下滑严重,将会压迫甲醇价格回调,同时国家对于煤价的管控也将缩减甲醇成本,预计2017年,油煤气三方拉扯下的甲醇行业总体仍将向好,全年价格走势或将呈现先高后低的态势,均价或在2500-2900元/吨左右。

  综合来看,2017年能源市场乐观看好,上涨随阶段性需求变化概率加大,但2017年经济稳字当头,相较于2016年能源行业整体走势不会呈单边上涨,波动幅度也将趋于缓和,或呈现前高后低走势,能源指数高点料在830点,低点在680点。

  (文章来源:生意社,作者:李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