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分析评论 > 正文

电煤价格双轨制退出

http://www.100ppi.com  2013年01月08日 08:55:21  时代周报 (张蕊)
生意社01月08日讯

  2013年起,执行了十余年的重点电煤合同正式成为历史。此前的2012年12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出台。

  《意见》指出,自2013年起,取消重点合同,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发改委不再下达年度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意向框架。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自主协商确定价格,鼓励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

  此外,发改委还要求地方政府不得干预煤电企业正常经营活动,还要对合同的签订和执行情况进行汇总。在运力方面,运输部门要对落实运力的合同由发改委、铁道部、交通运输部备案。

  尽管这份《意见》中,并没有关于中长期合同的期限、也明确指出上网电价暂不作调整,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规定已经超出市场预期。

  “一是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当年度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相应调整上网电价;二是同等条件下对发电价格低的机组优先安排上网,为实行竞价上网改革探索经验。”国泰君安研究员尹西龙如是分析。

  解除临时干预

  煤炭市场改革始于上世纪90年代,从1993年起,国家开始逐步放开煤炭价格。1996年,有关部门对纳入订货范围的电煤实行政府指导价,这就是最初的电煤价格双轨制。1999年,除对电力、冶金、化肥、民用等8个行业的部分企业实行重点订货,国家在资源、运力方面给予重点保障,价格方面除电煤外,其他行业用煤全部放开。

  2002年,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但由于受当时市场环境和条件的限制,又发布了参考价。2004年开始,逐步取消政府直接组织订货方式,改为在国家公布的运力配置意向框架下,由供需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重点订货范围由8个行业逐步缩小为电力、化肥和居民生活3个方面,电煤价格则延续了发布参考价的做法。

  事实上,发改委对电煤价格的干预由来已久。2008年起,由于物价涨幅较快,尤其是煤炭价格暴涨,而电价因为涉及民生而不能屡屡涨价,国家开始加大对电煤的干预力度。

  2011年,市场电煤价格上涨较快,为定电煤价格,国家发改委根据《价格法》规定对电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对于缘何出台解除对发电用煤临时价格干预的措施的决定,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指出,当前电煤供需逐步趋缓、电煤价格基本稳定,环渤海地区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价格已降至每吨635元左右。为此,发改委依法解除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今后若电煤价格出现非正常波动,政府仍将依据价格法采取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不可否认的是,重点合同对保障我国经济发展曾经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现行的衔接机制已不适应市场配置资源的要求,重点电煤合同煤与市场煤在资源供给、运力配置和价格水平上存在明显差异,在实际运行中的弊端日益显现。

  不仅如此,不同煤、电企业之间重点合同数量存在差异,还造成不公平竞争。最重要的是煤、电供需双方签订年度合同时纠纷不断,执行中兑现率偏低,不利于电煤稳定供应。

  2012年,重点煤炭合同8.1亿吨,其中电煤7.5亿吨,有关规定就是—重点电煤价格上涨幅度不得超过5%。“之前的重点合同价比市场价低太多,优势太明显,取消(重点合同价)后,对我们的冲击也相应小了。”褚向东说。

  煤企谨慎

  从2000年煤价开始一路高企后,煤电“顶牛”就成为了煤电市场长期存在的主要矛盾之一。对于煤电市场来说,每一次政策的出台,就会伴随着或大或小的市场震动,而对于此次《意见》的出台,不管是电企还是煤企都显得较为淡定

  山西五寨县国新能源煤炭运销公司法人代表褚向东告诉时代周报,这些政策对其企业没什么影响,一是时间太短,二是没有具体方案,“所以还没有开始执行”。

  褚向东坦承,此次《意见》略为让人失望之处,在于其中没有明确规定中长期合同的期限。取消重点合同后,褚的公司签了不少两到三年的中长期合同。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从合同的签订时间来看是中长期合同,但一般真正执行的期限也就是一年,一年后需重新商议再签订,“现在是买方市场。”褚向东说。

  最近一段时间内,各地都在举行2013年度煤炭订货会,在所有的订货上,围绕着中长期合同煤和现货煤,煤电企业之间的博弈依在升温。业内人士认为,鉴于当前动力煤市场运行状况不利于煤炭生产企业,中长期电煤合同价格定位偏低的可能性较大,导致近期市场的观望气氛浓厚。

  日前,山西省内的山西焦煤、潞安集团、阳煤集团、同煤集团以及晋煤集团等大型煤炭企业已经召开用户座谈会,初步完成了产需衔接工作。2013年各大煤企长期合同签订基本随行就市,但低于现行市场价格。

  对此,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认为,中长期合同的期限应由双方企业自行商定,便于双方随时进行调整和再选择,预先设置将阻碍电力及煤炭的市场化改革。目前煤市萧条,煤炭价格处于低位,而电力企业所需的煤量又很大,双方依存关系仍然突出,签订的协议也根据当下市场供需进行拟定,因此,签订协议的方式仍然延续之前的模式。

  煤电新博弈

  2012年12月28日,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2013年度煤炭交易大会落幕。8天时间里,来自全国29省区市的煤炭供需双方电子交易平台直接协商,共签订年度销售合同7.88亿吨。

  长期以来,因为国家行政手段的干预,重点合同煤价始终都低于市场煤价。重点合同价取消后,即使在去年煤炭市场不景气的状况下,5500大卡的煤以每吨不到600元的价格能卖到每吨625元的价格,每吨相差25元,对于煤企来说,这是一个重大利好。不过如果煤炭价格持续走低,低过重点合同价,这就对煤企不利。

  而对于电企来说,这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不少电企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不太愿意接受此次电煤价格并轨的改革,他们普遍认为维持现状,持续重点合同价是最好的方式,因为保险、稳定,且运力有所倾斜。

  这很容易理解,尽管在此次意见中指出煤价波动5%的时候,电价联动,但却没有给出联动的具体数字,这就让电企心存疑虑—电价上涨的幅度能不能跟上煤价上涨的速度。

  此外,如果煤价继续下跌,那么电价也会相应地下调。如果算一笔账,就会发现,电价下降的成本会远高于煤炭下跌时购煤节省的成本,这当然是电企很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生意社煤炭分析师翟新宇认为,由于目前电煤需求不旺,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后,短期内也难以扭转电煤价格一年来大幅下降的局面。

  实际上,此次《意见》中,关于煤电联动也给出相应的规定—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相应调整上网电价,同时将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由30%调整为10%。此外,还特别提到鉴于当前重点合同电煤与市场煤价格接近,此次电煤价格并轨后上网电价总体暂不作调整,对个别问题视情况个别解决。

  显然,出台这样的规定是为了杜绝某些情况的发生。如果电煤并轨后,煤炭行业或电力行业某一方的市场波动幅度过大,导致另一方无法承担,势必会造成国家供电链条断裂,继而破坏供电安全。

  “煤炭市场游资很多,哄抬煤价的情况屡见不鲜。以年度为周期对双方市场进行规范,使得双方保持稳定合作,保证我国供电系统安全,但是一年的时间过长,企业未必能够及时调整避免损失。”宛学智说。

  就煤价可能对电价造成的震荡作用,其实《意见》中也提出规范措施,力求电力行业不受煤炭市场过多影响。

  代表电力行业诉求,中电联建议当前要加快电价改革,继续完善煤电联动机制,理顺能源资源比价关系,加快电价形成机制改革,将真实的价格信号传导到终端消费者。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作者:张蕊)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生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生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dana@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小程序报价

发布商品价格

推广宣传产品

获取商品资讯

掌握商品价格

生意社商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