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本社首页 > 分析评论 > 正文

钢铁行业持续低迷 铁矿石暴利时代将结束

http://www.100ppi.com  2012年07月13日 08:56:46  东方财富网
生意社07月13日讯

  希腊大选结果出炉后,商品市场都稍松一口气。再加上对美国QE3的推出预期,金属行业看到了新希望。有券商开始力推与黄金等贵金属相关的标的,也有人看好所有基本金属。“接下来钱比货多,不涨放哪儿?”有市场人士这样评价。

  只有钢材市场还是一幅战战兢兢、进退维谷的样子。在各种评述分析中,“可能形成一定利好”已经是相当乐观的表述。更多分析直言“受基本面限制,高温天气又即将来临,开工减少,供需矛盾难以缓解”。

  尽管钢铁行业开始萎缩,矿山仍然在获取高额利润。业内人士称,这种情况不可持续,未来矿价相对下跌是肯定的。

  央企意外减产

  “国有的大钢厂都开始计划减产了。”江明对记者感叹。他刚刚完成了一次对钢厂的巡回拜访,脸上的疲惫还看得出来。

  江明的履历显示出他的工作范围都在一条产业链上:一开始在中国南方某大型国有钢企销售部门负责钢材销售,几年后,钢厂开始重点发展海外资源,其中一站是去印度考察并建立铁矿石部门。在经过层层筛选后,他被委任负责这家大钢企的印度矿采购工作。数年之后,他跳槽到了一家印度矿山,成为中国区总代表,回到国内。

  他的国企出身让他深知国企担负的远不止经济任务。

  “现在这个敏感节点,国企一般不会减产,这关系到经济数据是否好看。”他惊讶地表示,“但这次我去实地走,发现连央企都在减,可见日子不好过到什么地步。”

  统计数据印证了他的话。根据记者获得的中钢协数据,今年5月下旬,77家大中型钢企粗钢日产量环比下降3.9%。其中,减产幅度最大的是辛集奥森和东北特钢,分别达到了60%和50%。而江明曾经服务的大国企也减产了约6%。

  与减产相对应的是钢材价格5月份以来累计下跌了200元/吨,将近10%。钢贸商们要么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陷入无法按时还贷的困境中;要么有资金也不敢出手,处于长久观望。近期,宝钢,武钢,鞍钢三大钢企悉数下调七月出厂价格,已经提前营造出了需求淡季的氛围。

  “我们做钢材销售的时候,利润率为百分之二点六、二点七。虽然看上去不高,但钢材以量取胜,乘以巨大的规模系数,钢厂日子挺好过的。”江明说。若以2002年为起点,一吨螺纹钢价格在2000多元,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上涨到了5300元/吨。加上大钢厂的资金成本极低,中国钢铁产能因而迅速扩大,粗钢产量从1亿吨到5亿吨,并在2010年突破了6亿吨。

  那是中国钢铁工业发展的一段黄金时期,不仅国内钢厂都在努力扩大规模,外资巨头也千方百计希望能够将触角延伸进中国市场。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企业安塞乐米塔尔,绕过多重障碍后,终于在2005年10月持有了湖南华菱钢铁集团30 %的股权。

  但今时不同往日。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对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的统计,今年一季度,钢铁业的总利润为负10.34亿元,全行业亏损。再往前看,2011年,鞍钢股份甚至爆出21.5亿元的巨亏,行内“赚钱机器”宝钢股份利润也同比下降43%。

  民企竞争残酷

  一般而言,国企并不被认为是市场效率的最优体现者,反而是管理体制灵活,三项费用低,历史包袱小的民营企业被认为更有希望。

  可是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民营钢厂的日子也只不过是“看上去很美”而已。他们之间的竞争其实非常残酷。

  “实际上民企靠的就是采购成本竞争。而他们的成本竞争本质上更多为赌行情。赌对了,就战胜对手,赌错了,利润可能就全没了。”一位业内人士说。以唐山地区一家年产量800万吨以上的著名民营钢企为例,该钢企建立了一套非常专业的矿石采购模型,能够实时计算出当前所需的矿石品类、采购数量与合理价位。矿商报价过去,最快2个小时就能回复是否成交。这种速度一般企业根本不敢想象。

  “去年他们看对了,出手又快,所以节省了不少成本。但是今年是不是也能看对?没人知道。”民营钢厂无法跟国企比资源,即便效率胜过国企,也无法在如今既定的产业格局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优胜劣汰。而民营钢厂之间则起跑线相近,产品结构相似,在钢铁产能过剩的大环境中,大家的日子都难言轻松。

  在2011年,钢铁行业研究员曾经对国内代表性钢企经营状况进行过详尽、专业的分析。结果表明,要在如今的A股上市钢企中寻找有价值的投资标的,焦点应该集中在民营企业上,因为他们才是市场效率的真正体现。报告中甚至用了一个标题:“静候新王登基”。

  A股市场民营股东占控制地位的是南钢股份。但与津西钢铁不同的是,它实现了盈利,可没能保住增长,在2011年其净利润同比仍然下降64.6%。这也很好理解。对于强周期行业来说,体制并不能保证盈利的稳定,行业趋势才更左右企业的前景。

  外资则已经坐不住了。就在近期,安塞乐米塔尔宣布,在进行一系列期权式的股权置换后,将逐步向华菱集团卖出大部分所持有的华菱钢铁股份,将更多资源分配在与华菱合资的汽车板厂上。

  “钢铁冶炼环节在中国的竞争太过激烈,我们认为没必要一直挤独木桥,应该换个思路。”安塞乐米塔尔中国区内部人士对记者解释这次股权变动,“下游的汽车板项目应该更有希望。”

  有资深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其实可以看作安塞乐米塔尔逐步退出中国的第一步。“骤然全部退出,阻力太大。股权先置换进汽车板厂,等于金蝉脱壳。”该人士认为。

  矿石变成“鸡肋”

  钢铁“伤风”,矿石必然“感冒”。

  4月底传统开工旺季还没完全过去,铁矿石价格就开始下跌,迄今跌幅将近10%。从另一个角度看,根据矿石指数机构TSI的数据,目前62%的铁矿石到岸价在135美元/吨。而在4月份,最高价格也只不过比现在多了19美金。这跟去年同期的178美元/吨不可同日而语。

  很多矿商此轮行情估计失误。原本市场看上去的确大有机会,因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各钢厂的新建产能都陆续开始投产,业内感觉“新高炉到处都竖起来了”,相对应的矿石消化量应该更多才对。

  但全球经济的低迷、预期的不稳定、下游需求的疲弱让钢厂在排产时顾虑重重,矿石一直坚持按需采购,市场成交情况颇为“清淡”。回顾今年来几次小的矿价上涨,是因为绝大多数钢厂库存已经消化到一定阶段,不得不采购。对矿石贸易商来说,这是相当“鸡肋”的行情。

  然而,在目前全球铁矿石市场整体供不应求的形势下,虽然经济低迷,钢铁行业萎缩,处于上游的矿山依然可以获得很好的利润。印度矿山的成本之低虽然比不上澳矿,但大约为30—40美金/吨。而目前现货市场上63.5%的印度粉矿离岸价格在120美元/吨。

  “但这种情况不可持续。上游利润一直那么高,下游活不下去了。”江明认为,未来矿价相对下跌是肯定的。

  “矿石生意大概还有5年可以做吧。5年之后,中国钢产量很难再有大的增长,新的供应又会逐步兑现,过去那个供不应求的时代就正式过去了。”他说,亊实上,自己已经开始考虑转行。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