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涨跌榜-生意社

商品站 大宗榜 生意宝
本社首页 > 商品吧 > 稀土吧 > 春晖股份的稀土“忽悠术”

春晖股份的稀土“忽悠术”

  稀土画饼,春晖股份火了,一拉就是5个涨停。

  而这稀土大戏的“编剧”则是广州鸿汇,一个成熟资本玩家。但这个编剧编得确实有点太夸张了,以至于业内人士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一个糊弄外行人的把戏。主业不行,王顾左右,“稀土”的背后是一次配合二股东股权质押的游戏。

  在门槛提高之前介入

  8月10日,春晖股份借一纸公告披上了稀土“光环”。据公告,公司拟出资4000万元参与云南迪晟稀土综合回收利用有限公司增资扩股(占股将至80%),支持其建设“年产2000吨废旧稀土材料综合回收利用生产线项目”。该项目年综合回收1000吨稀土磁性材料废料、500吨荧光粉废料、500吨镧钐渣废料,总投资估算为9860万元。而根据春晖股份公布的长达百余页的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该项目获利丰厚,仅两年半就能够收回全部投资,并实现43%的超高年净利率。

  而巧合的是,8月6日,工信部印发了《稀土企业准入公告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准入公告》),同时发布了《稀土行业准入条件》。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将通过提高稀土行业准入门槛,淘汰落后产能,推动兼并重组,规范生产经营秩序。

  时间如此巧合的背后就是利用国家提高行业门槛之际炒作自己。

  “从该企业的股价过山车走势来看,拉起来就跑的炒作迹象很明显,该企业和实质性的稀土概念还不沾边,也就是在打擦边球。”某稀土业分析师对《新财经》记者表示。

  这次发布的《准入公告》给稀土企业设置了生产规模、工艺、装备三道准入门槛。在生产规模方面,混合型稀土矿山企业应不低于20000吨/年,氟碳铈矿山企业应不低于5000吨/年,离子型稀土矿山企业应不低于500吨/年,使用混合型稀土矿的独立冶炼分离企业应不低于8000吨/年,使用氟碳铈矿的独立冶炼分离企业应不低于5000吨/年,使用离子型稀土矿的独立冶炼分离企业应不低于3000吨/年,稀土金属冶炼企业应不低于2000吨/年。

  而春晖股份也在建设“年产2000吨废旧稀土材料综合回收利用生产线项目”。

  不可思议的净利润率

  可研报告称,该项目“达产期实现年均销售收入44857万元,净利润19183.3万元,所得税后静态投资回收期为2.6年(含建设期2年)”。也就是其宣称的净利润率能达到43%,这么高的净利率是个什么概念?这相当于茅台的净利润率。

  在一个没有高技术壁垒、充分竞争的过剩行业,出现如此高的净利率不可思议。

  “冶炼分离企业没有上市公司,该行业的进入门槛也不高,使用的技术也比较简单。”国元证券金属新材料研究员苏立峰对《新财经》记者表示,分离冶炼企业由于材料来源各异,所以,利润率并不确定,但前两年出口端的利润率确实不错,这两年不行了。

  稀土回收产业与稀土价格密切联动,自去年下半年,稀土价格呈断崖式下跌,已严重压缩了稀土回收分离的利润空间。以云南迪晟项目主要的稀土回收产品氧化镨钕和氧化镝为例,目前,氧化镨钕现货价约36万~37万元/吨,氧化镝则在370万~380万元/吨水平。与去年同期相比,价格跌幅超过六成。

  春晖股份的对外投资公告虽也列出了上述产品的最新市场价,但可研报告在估算云南迪晟项目投产后的销售收入时,却依然十分乐观。其预计氧化镨钕单价将达60万元/吨,氧化镝单价则为560万元/吨,远超现货价格水平。此外,在该项目销售占比较高的氧化铽现货价格水平约550万元/吨,可研报告却估算为690万元;氧化铕现货价近650万元/吨,可研报告估算高达900万元。

  在舆论的压力下,春晖股份被迫停牌自查。随后,停牌一周的春晖股份发布澄清公告,承认报告中选取氧化镝等4种主要产品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价格与现行价格存在较大差异。接着就是连续两日跌停。

  主业崩塌

  广东开平春晖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化纤产品的大型企业,春晖股份股票于2000年6月1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春晖股份财报显示,公司主业长期处于微利甚至亏损的边缘,2009~2011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7924万元、6682万元、-17867万元。

  而据公司8月29日公布的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6.36亿元,同比下降37.94%,净利润-5580.4万元,下降745.83%。

  主业赢利不佳,春晖股份开始靠堤外非主营业务来补。公司一直以来多方寻求机会,争取通过并购重组、对外投资等方式改变公司目前的经营困境。

  春晖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投资与春晖的主营业务并无关系。而对于春晖股份的主业来说,锦纶、涤纶业务仍然处于亏损阶段,春晖将会另谋出路走出困境。”这次春晖股份投资云南迪晟稀土回收项目,是作为投资项目看待,是营业外收入。

  但记者注意到,云南迪晟规模很小,即使增资扩股后,注册资本也仅为5000万元,原来迪晟稀土注册资本则为1000万元。而且云南迪晟今年4月24日才成立,经营稀土、有色金属、贵金属收购,该公司拟从事项目尚未开工建设。8月份,相关招聘网站显示,公司还在招该项目所需技术人才。

  而统计数据也显示,国内冶炼分离产能在20万~30万吨/年,远超过15万吨左右的实际市场需求。由于产能过剩,目前大量年处理能力达数千吨甚至上万吨的冶炼分离厂正面临开工不足的困境。

  “这个企业也许只是在制造一个概念,然后吸引别人来收购,因为很多企业都会在门槛提高之前,拿到准入证,然后再待价而沽。”业内人士对《新财经》分析道。

  可研报告中,技术术语比比皆是。其中,对回收最重要的一道工序——萃取分离,报告中的表述是“全溶剂萃取分离技术(含有模糊联动萃取工艺技术以及多种萃取体系工艺技术)把经过酸溶除杂工序得到的含有稀土及钴的混合溶液萃取分离”,该技术被公司描述为“全国先进水平”。

  但业内人士对此指出,“这其实是最普通的稀土萃取分离技术,大家都一样。”

  看来这就是一个外行忽悠外行的游戏,有意思的是,这确实是个信息不对称的“项目”,记者采访的大多数分析师均对《新财经》表示,“对利用‘废旧稀土材料’回收项目所知甚少,没有太多的可比数据”。

  这也为公司的忽悠成功提供了条件。

  著名稀土专家、北京有色金属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黄小卫对本刊记者表示,技术进步很重要,实际上技术能力强、创新能力强的大型企业竞争优势会强一些,整个行业也有一个优胜劣汰。那么,如此弱小的云南迪晟,既没有规模优势,又没有经验,该如何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以及残酷的优胜劣汰成为一个大问题。

  原材料面临瓶颈

  这次的稀土项目由于原料供应问题很难实现满负荷生产。

  据公司公告披露,项目的原材料主要是钕铁硼废料、荧光粉废料和镧钐渣废料。公告援引赣州有色冶金研究所数据显示,我国烧结钕铁硼产量达到7万吨,年产生废料达到2万吨左右;我国年生产荧光粉约2万吨,年产生废料大于6000吨;我国年产生镧钐渣废料可达9000吨。

  公司表示,项目可以利用稀土企业生产后分离出来的稀土废料及回收节能灯中的荧光粉等废料,供应本项目的生产。原材料采购来源拟通过当地稀土分离企业采购或通过贸易方式获取。同时,公司稀土项目所在地为云南稀土主产区,便于采购原材料。

  据记者了解,钕铁硼废料、荧光粉废料的稀土成分主要为中重稀土,镧钐渣废料为轻稀土,云南省获准开采的稀土只有中重稀土,公司计划年回收的三种废料数量为1000吨、500吨、500吨,而2011年云南省仅获得200吨稀土氧化物的开采控制指标。而且,全国荧光粉的产量2009年为7200多吨,近几年则维持在8000吨上下,并没有春晖股份披露的2万吨那么 多。

  某稀土上市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以云南每年的稀土产量,根本无法满足春晖股份的废料收购需求,而轻稀土方面,则完全需要从外省进货。

  钕铁硼废料随着相关下游产品未来数年内将集中报废,春晖股份这块原料收购的压力将逐渐减小,但荧光粉和镧钐渣废料的回收难题将长期困扰春晖股份。荧光粉主要用于液晶面板、节能灯,回收难度很大。有分析师称,“真有像春晖股份说的那么高的利润率,拥有稀土废料的企业肯定自己就把废料回收加工了,卖给春晖股份的可能性不大。”

作者: 匿名用户 2012-10-08 10:12:21 好评(0) 中评(1) 差评(0) 直达末页
  • 第1楼   回复:评论:春晖股份的稀土“忽悠术”
       钕铁硼废料随着相关下游产品未来数年内将集中报废,春晖股份这块原料收购的压力将逐渐减小,但荧光粉和镧钐渣废料的回收难题将长期困扰春晖股份。荧光粉主要用于液晶面板、节能灯,回收难度很大。有分析师称,“真有像春晖股份说的那么高的利润率,拥有稀土废料的企业肯定自己就把废料回收加工了,卖给春晖股份的可能性不大。”
    作者: 2012-10-09 14:11:04 中评 回复
总数:1   页次:1/1   1